— 雨吁 —

我们总是对别人太苛刻,对自己太宽容。


没有绝对的是非曲直的,但我们却不懂得用多面的眼光去看,只是一味地直白地固执地质问,那样的不给人余地去辩白,忘了言语是上天赋予的基本人权。


生命如此沉重,我们却将他视为一张随意蹂躏的纸。忘了生是一个奇迹,而死随时都蛰伏在身边。


尽力而为吗?


尽力而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回答呢?


我不知道。


我是过于悲观了吗,过于强调自我了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是个孤独的怪孩子。









评论

2015-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