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邱沐】互逆定理全文+番外Pray

干了这碗安利。

-弱紫与无解-:

*完结挺长时间了发个全文和番外


*安利&大腿肉


*师生paro




互逆定理


 




 


 


01


挺年轻的老师,而且漂亮。


 


邱非看着新来的音乐老师,她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前排的几个男生眼睛都看直了,同桌捅捅他说,你看这老师多正,真走运。邱非瞄了眼窗口说,我看刚才韩老师从门口过去了……同桌立即成了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


2分钟之后,上课铃响起,女老师迈进来,长发有几缕落到肩上,她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学生,开口第一句不是自我介绍也不是上课,而是问:“你们班数学课代表是哪位?”


邱非有些茫然地举起手,女老师盯了他几秒,捂着嘴轻笑道:“那平时还真是辛苦你了。”他微微皱了眉头。


接下来她自我介绍道,我是苏沐橙,新来的音乐老师,是个新人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底下就有人起哄说必须的,美女必须罩,苏老师依旧笑吟吟的没多说话。


 


放学后,邱非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几个大箱子。


苏老师坐在椅子上,挥挥手说,刚来有些东西还没搬到宿舍,麻烦邱非小同学了,辛苦一下哈。


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了之前的数学老师叶修。那几年没少帮着干活,叶修老师在办公室干过最多的事情就是抽烟,发呆,以及指挥邱非干活。


 


他忍了很久,最后在帮忙搬书的时候忍不住问了:“苏老师你认识叶修老师吗?”


“认识啊。”苏沐橙嚼着口香糖,手指着某个方向,“所以才来麻烦你的。”


邱非表示没听懂,苏沐橙翻出手机,体贴地给正抱着两摞书的邱非同学看了某条短信。


“哦,你要去教嘉世班啊,数学课代表可以随意使唤,挺老实一小伙子,长得还精神,不过别太欺负他了,我还欠他不少人情呢。”


发信人是叶修。


邱非艰难地看完了整条短信,又艰难地换了个姿势抱书,然后走在楼梯上艰难地回头问苏沐橙:“叶老师到哪里去了?”


他看到她的眼神暗了暗,也许是因为光线原因吧,她的嘴角似乎向下撇了一下,然后说:“叶修他啊,我也不知道,他也没跟我说过。”然后她挥了挥手中的手机,“只是告诉我嘉世班的数学课代表可以随意使唤。”


“您能别用使唤这个词吗……”


“那用跑腿?”


“……”


 


邱非,十七岁,荣耀高中高二嘉世班,此刻感受到了来自苏老师的恶意。


并且预感未来几年都会被这位老师所麻烦。


 


02


再次碰到叶老师是在新学期第二周的周三放学路上。


在拐角处看到抽着烟的叶修时,邱非一愣,停在了那里,叶修也抬起头看见了他。


老师笑眯眯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像以前一样。邱非却不知道怎么回应,只是点点头说老师好,想了想还是问了他现在在哪里。


“我?我现在在一个补习班呀。”叶修叼着烟,靠在墙上。


“补习班?老师的水平很多学校都巴不得您去吧?”邱非说完才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便低下头沉默。


“还好啊,不就是重头再来,现在在兴欣教课,有兴趣可以来玩。”然后叶修老师把一张传单塞到他手里,挥了挥手,然后似是无心地说了一句:“沐橙也在哟,教英语。”


音乐老师兼职教英语?邱非看了手中的传单,嘴角有些抽搐。


 


兴欣学校开设初中课程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生物……


电话137xxxxxxxxxx


 


 


他怎么会想到打电话过去呢?


邱非坐在一群初三学生中间,手扶着额头,看着黑板前没什么精神的叶修,以及黑板上的圆例题。


不过这个补习班条件不错,房间也算大,整洁干净,邱非四处打量了下,接着看到从一个房间出来的苏沐橙。


他的心情十分复杂,开学两周,他现在几乎是数学课代表兼任音乐课代表,苏老师有什么事都会招来邱非让他帮忙,在他有一次跑腿为苏沐橙买雪糕的时候想自己为什么不反抗呢,然后跑去跟苏沐橙说的时候,她笑了好久,然后问他:“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反对啊?”邱非一时哑口无言,但之后被叫出帮忙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苏沐橙看到了他,冲他摆了摆手,邱非也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叶老师挑了挑眉毛说:“上课呢,正经点。”还没等邱非说话,苏沐橙先说:“你觉得你适合说这话吗?”“适合啊,怎么不适合了,你看我教得多认真。哎那边靠墙的那谁,别给女朋友发短信了,这边的圆等着你呢。”


邱非默默地拿起笔,开始证明。


 


03


邱非有些愁眉苦脸地看着餐盘中的两样菜,因为帮苏沐橙整理了资料之后,来到食堂显然晚了很多,只剩下了两个菜,而且都是他不喜欢吃的两样。


他正勉强咽下第二口菜的时候,苏老师端着餐盘,坐到他的对面,说:“挑食可不好哟,邱非同学。”


邱非有些赌气地想还不是因为你,放下了筷子——然后苏沐橙夹走了他盘子里唯一一块肉。


邱非的眉毛跳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顺着那双好看的手向上看去,苏沐橙咀嚼着那块排骨,嘴唇上沾了几点油腥。待邱非低下头重新拿起筷子的时候,苏沐橙从自己盘子里夹了一块牛肉给他。


他看向她,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说:“不要瞪着我啦,生什么气,我再给你一块就是了。”然后她眨了眨眼,笑吟吟的,并着暖意席卷而来。


邱非感觉胸口有些发紧。


 


他呆呆地咽下那块牛肉,却突然想起来牛肉的这个菜加了他从不吃的东西。他重重咳嗽起来,苏沐橙好笑地起身拍了拍他的背。


“再怎么沉稳还是小孩子。”苏沐橙说。


终究有年轻人的心性,就像再平静的水面上,还会有浮起的涟漪。


 


04


邱非走在回家路上,默默地想着事情,无意识地踢着石子到了兴欣补习班。


“哦,邱非这次月考怎么样啊?”叶修看到来人抬起头,接着翻了一页报纸问道。


“一般吧,不过年级前五十还是可以保住的。”邱非坐到第一排,取出课本和练习册。


“不用这么谦虚吧,我在的时候一直你一直都是前十。怎么,成绩降了?处对象了啊?”叶修叼着烟,挤挤眼睛问。


“当然没有,就是最近有点浮躁。”邱非弯弯嘴角,打开了今天的数学作业。


“是吗?”叶修的笑中带了点邱非看不出的深意,但只是又低下头,翻着晚报。


 


邱非做了几道题,放下笔抬头问叶修:“老师,我有些东西不太懂。”


叶修吐出一口烟雾,说:“有什么不太懂的?”


邱非想了想,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发愁地低下头。一旁的老师在烟雾笼罩中笑着,拍了拍他的背说:“年轻真好。”


邱非不解地抬起头。叶修放下晚报,掐灭了烟,一只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夹着粉笔在黑板上乱画。


过了几十秒,叶修满意地朝黑板上的图案点点头,邱非眯着眼睛努力地分辨出这似乎是一个圆,像是鬼画符的圆中有两条不相交的弦。


 


“是不是画得特别好?”叶修翘起嘴角,晃了晃夹着粉笔的左手,邱非摇摇头。叶修耸了耸肩说:“邱非小同学你就是这一点不大好,一点都不幽默,我用左手画成这样已经不错咯。”邱非盯了一会图案,又转头问:“老师你画这个有什么用意吗?”


 


叶修啪地打了个响指,突如其来。


叶修用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看着邱非,又拿出一根烟点上,吐出一口气,说:“邱非啊,你果然就是有这一点,再这样下去你会钻牛角尖的。”


“哪一点?”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有自己的意义和目的,我随便画个圆你都会觉得我是有目的才画的,对不对?”


邱非没有说话,他又看黑板上的那个不规则的圆了一会,最后开口道:“这样难道不对吗?”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对和错啊。有些事情我做出来是因为我愿意或者我无聊,一开始就没有目的这一说哦邱非同学。”叶修拍拍手上的粉笔灰,“想让自己开心,需要理由吗?有对或者错之分吗?”


“你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太认真了。”叶老师这么说着,然后揉了揉他的头,“你活得太规范了,懂吗?有的时候啊,有点不确定因素,那才叫生活呀,邱非。”


邱非没有阻止叶修的动作,他低头不语。


 


叶老师说,他活得太规矩了,就像一条和圆相交的弦,两点一线,平顺地不起一丝曲折。但世界又不是一个完美的圆,毫无缺漏,也不是稳定的三角形。


不确定因素……


邱非的脑中第一个浮现的,是苏沐橙恶作剧得逞之后的笑脸。


 


05


那个少年挺拔,安静,沉稳。


像一棵高大的树,像一池平静的湖水,像一座沉默的雕像。


但即使树再怎么高大,也会有被风吹得枝条摇动的时候;湖水再怎么平静,也会有小小的淡淡的涟漪;雕像再怎么沉默,也会有从远方带来的遥远气息诉说着。


 


少年的生活一直十分平静,甚至规矩得过了头,沉稳得不像十七岁的少年。


 “喜欢”这种情绪对于少年来说,是排除在十七年的日程中的,陌生也不愿意去碰触。他冷得像一块冰,每天机械般地完成学习任务。


 


——不过苏沐橙的到来……


她指使着他去干杂活,扰乱了他的课间休息计划,打乱了他正常的生活作息,搞得他心神不宁。


这是不正常的,少年这么告诉自己。


 


但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拒绝,看到她那张笑脸,就愣愣的,像懵懂的孩童,被牵着鼻子走。


好像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少年这么想着,越陷越深,最后无法自拔。


 


 


他这十七年中,做了一件最不符合常理,最不符合规矩,最疯狂的事情。


他掉在了名为苏沐橙的陷阱中,并且再也无法逃脱。


 


06


邱非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手里的化学笔记还停留在一个小时之前的那一页。


 


 


事发前一个小时,邱非在苏沐橙家门口前踌躇。


在“这么直接进去会不会显得突兀”“是说早上好还是说你好还是说Good morning”“理由是说妈妈拜托我向你问好还是说家里饺子做多了吃不完为什么是饺子其实是因为我不会做蛋糕”“其实我不过是在教导主任那里不经意地干了两个小时的活不经意地翻到了教职人员档案然后不经意地背下来了你的地址仅此而已不要多想”之间纠结着,还没等他按下门铃,那扇门自己就打开了。


邱非一愣,出来的时候还在打电话的苏沐橙也是一愣。


手机开着免提,另一端熟悉的男声还在问:“沐橙我觉得你还是去医院比较好……喂?”明显是叶修老师。


他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拎着装满饺子的袋子的手不知道该是自然垂下还是递过去,他若无其事地抬起另一只手说了一声hi,然后又吐槽自己hi什么hi。


该死,手心都是汗。


邱非之前在全校面前做全国物理竞赛一等奖演讲的时候还有递给妈妈意外考得壮烈的成绩单时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


自从认识苏沐橙,邱非就一次又一次突破了一个又一个个人记录。


但是苏沐橙的状况有点不太对,衣服穿的还是昨天那一身,头发有些乱,脸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眼睛蒙着一层水雾,接下来她勉强笑了一下,说:“邱非同学来得正好,可以送我去医院吗?”


除了诧异和不解之外,还带着一点失望。


这份失望在苏沐橙跟叶老师说话的时候尤其明显,她并没有遮掩她与叶老师的关系,平常的称呼是叶修,明明对其他老师的称呼都是姓氏加上老师。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但那份失望却怎么也消除不了。他问她:“老师怎么了?”


电话另一端替苏沐橙回答:“大概是急性阑尾炎,我这边还有事走不开,邱非快送她去医院。”


邱非忽的就慌了,伸出去的手有些犹豫地扶住了苏沐橙,然后按下了电梯。


 


去医院的路上,苏沐橙的手一直捂着肚子,嘴抿成一条线。邱非呆呆地坐在旁边不知道干什么好,只能帮她拿好包,还拎着此刻有些突兀的饺子,在出租车上沉默着。


好一会儿,苏沐橙才说了一句话,努力地想缓和一下氛围,尾音都带着颤:“你怎么比我这个病人还紧张?”邱非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过于僵硬,嘴角抽了一下,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也说不出话。


半饷才憋出来一声:“司机麻烦开快点。”


 


直接送到了急诊,医生做了个检查后询问似的看了一眼苏沐橙还有邱非,说:“病人的家属来手术签字。”苏沐橙指了指邱非说:“他是我弟弟。”医生由衷地说了一句:“不愧是姐弟。”邱非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还没等他挪步,有个男人就匆匆地跑过来,叶修喘了几口气,说:“真是老了,跑这么几步就累得慌,我是她的哥哥,我来签字。”


邱非沉默地点了下头,安抚似的有些机械地拍了拍苏沐橙的背,苏沐橙努力地扯开一个笑:“麻烦邱非同学了,耽误你了抱歉啊,你可以回家了,今天谢谢了。”


“……叫我邱非就好,我在这里等着。”


他不知道接下来是该说手术很小的一会就完事了不要怕还是以后要注意身体更好一些。他突然来了勇气,手逾越地放在了苏沐橙的头上,说:“下次不要让我这么紧张了。”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向医生点了点头,然后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医生刚才在远一点的地方跟护士商量手术事宜,只听到了邱非的这句,又说了一句:“你和你弟弟感情真好。”


苏沐橙想了想,说:“嗯,他一直很喜欢我。”


 


这一句邱非并没有听见,他胡乱地翻着叶修塞过来的化学笔记,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看题目,索性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如果没有他,你会看见我吗?


他不由自主地这么想到。


 


07


十一的时候,天气渐凉,H市的叶子也开始转黄。


邱非再一次来到了补习班,不过这回只是出来散步,偶然到了这里。


叶修并不在兴欣,这次开门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比他大一两岁,腼腆地问他找谁。


“我是叶老师的学生,叶老师在吗?”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内屋又出来一个人,是兴欣的老板娘陈果,陈果看到是邱非就拉他进了屋,一边笑着问了一句,一边叫年轻人关上门。


陈果叫他小乔,他递给邱非一杯水,自我介绍道:“我是乔一帆,现在在兴欣这边实习。”


乔一帆?邱非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一细想,不是微草班之前的实习老师吗?乔一帆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说:“叶前辈给过我很多指导,这几天在这帮忙。”


邱非点点头,陈果跑去外面接电话,一时间两个年轻人无话。


“那乔老师……”“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叫我乔一帆就好。”他笑了笑。


“嗯,请问最近苏老师有来上课吗?”乔一帆回答道:“苏老师?她最近请了病假,邱非你在她那里上课吗?”


“倒也不是……”邱非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真要解释的话那就是上周去苏老师家门口结果正巧她急性阑尾炎叶老师不在于是他送她去医院然后他等手术结束后就回家然后失眠一晚上第二天就放假了也没有她的手机号不知道她什么情况散着布就到了这想找叶老师结果他不在。


“那你需要苏老师的手机吗?看你似乎需要的样子。”邱非立刻点头,乔一帆真是善解人意。


邱非记下了手机号码,打算离开,但想到这样的话目的岂不是太明显,于是他开口问:“其实你们可以考虑开一个高中英语班……”


乔一帆挑了挑眉。


邱非有点懊悔,改口道:“最近感觉英语有些吃力,找的补习老师也不是很好,正愁着。”


乔一帆露出了不用说我懂的笑容。


邱非更加懊悔了。


 


08


他当然想过两人的关系。


母庸置疑的师生关系,纯洁至极。


 


他是一个理智的人,他知道这份心情意味着什么,如果被暴露出来又意味着什么。


他们之间一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线,越过那条线,所有的平衡将被打破,万劫不复。


他不知道苏沐橙是怎么想他的,只不过现在的邱非,是一个不同于以前的邱非。是遇见苏沐橙之后,新生的邱非。


 


并没有想过所谓在一起,谈恋爱,共度一生。


但也不满足于现状。


邱非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有些迷茫。


这不像他。


 


09


班主任陶轩喝了一口茶,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邱非,邱非接过,第一届荣耀高中与荣耀大学交换活动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这次学校和大学那边有个交换生活动,我和几个老师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你还有其他班的一些精英们交换到大学那边学习两个月,住在宿舍,路费和饭前自理。这是一个不错的锻炼机会。老师们都很看好你,考虑一下?”


办公室里都是嘉世班的老师,有的默不作声,有的抬起头朝邱非笑了笑,坐在角落里的苏沐橙戴着耳机,似乎没有看到他进来。


文件上说从十月中旬开始,一直到十二月中旬,有各种选修课和活动,很让人心动,想必父母是一定会支持的,但邱非有点犹豫。


荣耀大学在B市、S市、G市等各大城市都有分校区,这一次是集体到S市校区学习,而平常是不允许回H市的。


邱非倒不是说恋家,只是这两个月都不会在H市,意味着不会再看见叶老师,也不会再看见苏沐橙。


他权衡了一下,目光悄悄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正专心地看着电脑屏幕,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或许这段不会有结果的单恋就应该在这里完结。


他头也没回地走向了另一个路口,上面写着苏沐橙的路牌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嗯,我去,我父母应该没什么问题,那么什么时候签合同?”


 


邱非没有看见,苏沐橙的眼角跳了一下。


也没有人看见,苏沐橙电脑是静音着的。


 


10


十二月初,H市难得下起了小雪。


十一过后的返校,学业也重了不少,邱非忙了起来,苏沐橙也心有灵犀地不再找他跑腿。平常的交流也只是问好,除了学校以外的接触就是在兴欣,偶尔碰见会点头示意。


邱非成了交换生,也开始准备行李和大学的事情,开始向学校请假。苏沐橙十一月最后一次见到邱非,是他请假之后来学校参加送行仪式。


他们之间距离比较远,少年坐在最前面,眉眼平淡,神情淡漠,作为此次交换生的代表,他只是做了一次演讲然后和其他交换生做了宣言。


苏沐橙在教师席那里看着邱非,总觉得恍若隔世。明明之前还在指挥着他做各种杂货,像欺负邻家的小弟弟一样,可是转眼之间,小弟弟就变成了挺拔的少年,有了成熟稳重的模样,穿着正装站在全校师生面前演讲。


昔日少年,已成大器*。


苏沐橙长出一口气,看向窗外的梧桐树。


 


此时苏沐橙正窝在家里看着书,手旁的手机响起铃声,来电显示是未知。


“喂?哪位?”


“苏老师,我是邱非。”时隔一个月,久违的声音。


苏沐橙揉了揉眼睛,好像不是梦。


一秒的停顿后,少年说:“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吗?”


 


暂且不讨论为什么突然出现在H市的这个问题,苏沐橙突然想起来之前一直没有问邱非是怎么知道她家地址的。苏沐橙站在电梯里,突然想起来自己只披上了大衣,戴上了围巾,就急忙下去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


邱非穿着一件深色的外套,里面是蓝色的毛衣,款式简单,但衬出了他修长的体型。他握着手机,朝她笑,因为有些冷的关系,脸微微发红。


“晚上好,我是来问一道数学题的。”


苏沐橙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想说的话很多却说不出口,然后她看着眼前的少年,绽开一个笑。


 


邱非想明白了,关于苏沐橙,关于他。


还有叶老师所说的那些话。


他说的没错,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对和错,早就一开始,当他踏入陷阱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喜欢”这份心情,自从邱非开始拥有之后,就已经做好了与它相伴一生的准备。


虽然如今的他无法做出任何承诺,但潜意识里,他希望这份心情不会改变,喜欢的对象也不会改变。


早在与她相遇的时候开始,他的世界已经万劫不复,所以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困难,他并不害怕。


既然现在的他已经是新生的邱非,与之前的不同完全可以理解。


这是一个定理。


不需要去证明的定理。


 


 


“听叶老师说,你数学不错。”


“耳濡目染嘛,还好。”


“其实我有一道题不会解,你要不要听听看?”邱非低下头,鞋蹭了蹭雪地。


“你说吧。”


“有一个等边三角形,在它里面有一个圆。我想证明那个圆是三角形的内切圆,可是那个圆的圆心却在三角形外。而我知道一个定理,如果可以用它的逆定理,能解出来这个圆是三角形的内切圆。”邱非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继续说道,“但我不知道这个定理是否有它的逆定理,老师你能帮我解答一下吗?”


苏沐橙站在原处,看着远处高楼上方广告牌的巨大字体问:“嗯,什么定理?”


 


少年走近了一步,苏沐橙偏头看他那平静的眉眼。


 


邱非微微弯起嘴角说:“老师,我喜欢你。”


 


他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注视着她。大大的烟花在他身后绽开,红的紫的黄的绿的,映出他的脸;他的耳朵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有些发红,白暂的皮肤上这一抹红分外明显;呼出的白气成雾,在他的眼上凝成一层霜,朦朦胧胧中,那温柔的注视令苏沐橙有些失神。


 


安静了好久,苏沐橙缓缓地绽开一个灿烂的笑。


“我也知道一个定理,用那个定理可以证出那个圆是三角形的外接圆。”她用手比划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走近了几步,然后毫无征兆地抱住了邱非。


 


“你看,是互逆定理啊。”


 


-互逆定理-FIN






互逆定理番外 Pray




他们在小区里散着步,邱非牵过苏沐橙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就看着苏沐橙偷偷地笑。


他表示不解,苏沐橙却又只笑着不说话,他就索性握着那只手拍她的脸。


“笑什么?”


暖意从手心交叠处蔓延开来,苏沐橙的笑意更深,邱非就轻轻地掐她的脸,也不太用力,只是觉得触感很好。刚放下手,她就报复似的抬起手用力掐邱非的脸。


“有没有对老师的一点尊重啊?”


“老师……你听说过什么是为老不尊吗?”


“好小子,出去才几个月就敢跟我顶嘴了啊。”她假装严肃,嘴角向下撇,眼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还有什么不敢的?”邱非借着身高优势,俯下身来,鼻尖对着鼻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近距离地直视着她的眼睛。


 


苏沐橙突然有点不敢呼吸。


 


 


手脚变得僵硬,眼睛连眨都不敢眨,屏住呼吸,脸此时被邱非的手捧着,就像是一个高温的物体,脸变得发烫,心脏咚咚作响,每一秒过得都极其缓慢,从前发呆时看着钟摆荡一下的瞬间变得漫长……


好久没这么狼狈过。


苏沐橙硬生生地在零下的低温环境里红了脸,她抿着嘴,眼睛亮亮的,映出满天的星辰。


邱非却什么都没做。


 


他像是松了一口气,捧着苏沐橙的脸,手拂过她的眉毛,接着温热的唇落在苏沐橙的眼睛上,她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眼睫毛碰上了障碍物,被压得有些发痛。炽热的吐息落在眉间,又暖了谁的心。


进展是不是有点快啊?


苏沐橙这么想着,又把身子向邱非那边凑了凑。


 他们许久没再说话,邱非就借着这个拥抱的姿势,下巴顶在她头顶上,一只手搭上她的背,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点了几下打了个电话。


“嗯,对。我现在在H市这边。”


“……火车?”


苏沐橙听这句从他怀里钻出来看向他,邱非皱着眉,从口袋里掏出来张票,她凑过去一看,从H市到S市的硬座票,晚上十点四十五发车。她抓了邱非腕上的手表来看,已经是十点十五了,她猛地一拍邱非,盯着他拉下了脸。


邱非嗯啊了几声挂了电话,微微举高了双手作投降的姿势,无辜地盯着苏沐橙。


“怎么连火车时间都不记得?”


“太高兴了就……而且来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我本来就是说一声然后回去的,谁知道老师你也……”他识相地闭上了嘴。


苏沐橙扯着他的袖子跑起来,这个时间不是特别好打车,幸好不是高峰期,不然直接堵到那班火车到站的时间,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总算跑到了小区门口,正巧有一辆出租车刚送下客人,她赶忙上去把邱非送了进去,说了目的地之后打算关上门,邱非敲敲车窗,问她:


“老师,这不是梦吧?”


苏沐橙伸出手,掐了掐那手感挺好的脸,邱非被掐着却还笑着说:“糟糕,我有点高兴得意忘形了。”


她也跟着笑起来,揉乱了邱非的头发,然后目送着出租车离开。




啊,谁不是呢。


真是糟糕,她也高兴到有点得意忘形了。


-FIN-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