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ハイキュー!!][影菅]ハレのち始まりの日 / 始于天晴

甜甜甜!

紗時計:

Before you read:


       ○ 本文为漫画《ハイキュー!!》衍生同人作品,主要CP为影山飞雄×菅原孝支。


       ● 本文故事发生于原作故事五年后,菅成为社会人,小飞雄大学在读的时间点。两个人完全处于LOVE LOVE的相处模式。


       ○ 老套的时间穿越梗,菅和小小飞雄(国小五年级)的奇遇。


       ● 以上OK的话,请继续阅读^ ^


 


ハレのち始まりの日 / 始于天晴


       菅原孝支走在从车站回公寓的路上,时间正是傍晚。水蓝色的天空逐渐染上浓郁的绛紫,在相连处混合成柔和的玫瑰色。云仿佛是上等工艺织就的绸布,在清澈的水中晕出艳丽的色彩。他忽然回想起夏日祭典上小商贩出售的棉花糖,在嘴里化开时有香精和砂糖的甜腻味道。小孩子拖拽着大人们的衣袖央求他们买下一个,在获得应允后脸上的欣喜神情像绽开的白净的水仙花一样惹人喜爱。


       记忆中,他和影山飞雄一起站在离那些三口之家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欢声笑语。影山对小孩子没有特别的喜爱,只是静静地望着身旁人的侧脸。菅原的琥珀色漂亮眼睛里有金色的璀璨光芒,似是盛着满满的月光,嘴唇泛着淡粉红色,露出的一截白皙脖颈弧度优美得让人想啃一口。但是这些以往吸引着影山目光的地方此时都不太重要,至少比起菅原正向着小孩子的视线是如此。


       “孝支前辈。”影山念了他的名字。菅原回过神,转头去看比自己高将近一个头的恋人。对方已没有了高中时代最初时的尖锐棱角,眼神柔柔地注视着他,光线从上方落下,在他的睫毛下勾勒出细碎的阴影。菅原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紧了,手背上有另一个人的手心滚烫的温度,他想他的脸颊一定红得厉害,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的小动作。


       影山没有松手,两个人手上都有一层薄汗,黏糊糊的贴在一起。“怎么了吗?飞雄。”菅原无奈地微笑着,丝毫没有不快,“这么站在路上,会挡住别人的路哦。”


       “……嗯。”影山不着痕迹地放开手,却依然直视着那个笑容,语气没有起伏地问,“前辈,对那样的事情,很在意吗。”


       菅原不会不明白他意指何事,先是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然后又慢慢闭上、幅度轻微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很在意哦。……现在的话,有飞雄就够了。”等话出了口,他才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程度的爆炸性发言,下意识捂住了嘴。


       于是两个人的脸颊都红了起来,像小摊上的杂乱置放着的苹果糖。


 


       从附近的地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菅原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大街上发起了呆,猛拧了一把自己的手臂。那个声音离得更近了,听清楚后立刻就能明白,是他听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或许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排球被击打时才会发出的声响。


       忽然来了兴致,他抬起右手手腕看了看时间,离影山结束大学排球队的训练回家还有一会儿,稍微绕个路去看看也没有什么大碍。菅原如此想着,调整了前进的方向,朝着声音的源头——离公寓楼不远的小公园走去。


 


       菅原所见的景象令他大吃了一惊。


       他一口咬定自己以前从未在这附近见到过眼前的这个孩子,即使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也不曾有过。如果见到过他,那一定会有很深的印象。


       不为其他,只因为这孩子的面容像极了他熟识的人。


       柔顺的黑发,略有些过眉的刘海,皱着的眉毛,在那底下的细长眼,深海一样漂亮的蓝眼珠,高鼻梁薄嘴唇,怎么看他都与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居男友影山飞雄相貌相差无几。而且还在练习垫球,动作熟练稳定,一见便知不会是新手。菅原在揉了两次眼睛之后不得不承认,这相似程度任凭怎么解释也有些说不过去,完全就是影山飞雄幼年的模样。


       难道是影山的弟弟吗?也未免过于离谱了点。菅原摇了两下头,否定了这个明显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放慢脚步向那个孩子走过去,想尝试着和他搭话。男孩子很快察觉到了大人的靠近,停下了手上垫球的动作,将那个排球圈在怀里,一双眼睛里有股子生人勿近的提防和冷漠。菅原不敢贸然再进,只好停在离他一两米远的位置,友好地微笑着问他:“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练球呢?”


       小孩子抿了抿嘴,犹豫着该不该开口,抱着球的手臂又收紧了些。菅原看出他的局促不安,半蹲下来双手撑着膝盖,柔声道:“大哥哥也会打排球喔,还是二传手,看你一个人练习有点好奇,所以才来问你的。”


       可能是他天生的亲和力,孩子也没有再固执着一言不发,低着头回答:“因为……没有人愿意陪我打球,都去玩游戏了,所以我才一个人练习的。”


       孩子前发挡住了菅原的视线,让他看不清那黑发后面隐藏着的神情,只听得出稚嫩的声线里有一丝颤抖。这还真是一模一样啊。他像初次见到影山时那样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可不行哦,排球是需要配合协作才能打出好比赛的运动。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和你一起打球呢?”


       “没办法啊!因为,他们都太弱了。……接球也不会好好接,打出来的球没有一点力气,连规则也没有好好弄清楚。我说藤本太笨了,哪个位置都打不好,他就生气了,还说我很过分。”小孩子的话变多了起来,穿着白色短袜和深色运动鞋的脚磨蹭着靠到一起,又小声说了下去,“明明是他们不好,我把球传到他们手里,他们都接不住,每次都没办法打出漂亮的球来。还有啊……”


       菅原维持着半蹲的姿势听那孩子讲着学校里的同学们如何如何不懂得配合、不明白规则,又是如何丢下他一个人去玩捉迷藏和躲避球游戏。他看着男孩子满脸沮丧和不满的神情,不禁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飞雄他,小时候也是这样,一个玩伴也没有的吗?


       这时男孩子终于把话都顺利地说完,怯生生地看着与他平视的菅原孝支。比起最初眼神里的冷漠,这样的表情让他看上去更像这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模样。这不是挺可爱的嘛。菅原这么想着,像往常对待影山那样凑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孩子的细软头发因为菅原的动作变得乱糟糟,又很快恢复了原先的状态。这个动作对于他和影山似乎一样受用,他眨了眨眼睛,盯着菅原的脸看,有一点迷惑不解。


       不妙,这个有点可爱过头了啊,杀伤力好大。


       菅原捂住眼睛,强忍住大喊某些奇怪内容的冲动咬了好一会儿牙,总算把心律调整到正常的状态。小孩子依旧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出人意料的,因为对面的大人这样夸张的动作而笑了起来,腮边透出可爱的红晕。


       见他露出了笑容,菅原一时间有点发愣。他很少看见影山这样笑,只有在赢了不得了的比赛之后才会用这么明显的表现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多数时候,他的笑容只有轻微勾起嘴角的那一点而已,看着菅原的时候还带上一丝宠溺的意味。菅原看见他的微笑时总觉得不大好意思,毕竟影山是他的后辈,那一笑让菅原觉得空气里都弥漫起了甜腻腻的味道。


       一晃神,菅原孝支觉得自己又不太妙了。


 


       这时,菅原西装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将一手食指贴在唇边,示意男孩子稍等他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了电话。来电人显示是影山飞雄。


       “喂?”


       “孝支前辈。”电话对面传来的是青年沉稳的声音,“我现在在回来的路上了,需要我经过超市买什么东西吗?”


       菅原扬起嘴角,愉快地说:“不用了,我今天打算用家里剩下的材料做饭。明天会去买新鲜的食材的,给你做猪肉咖喱喔。”


       影山也听出了恋人的心情不错,低声一笑,菅原感到有气音擦过自己的耳廓:“那么我会期待的,很快回来。”


 


       挂断电话,菅原再次将注意力转向身旁的孩子。他望着远处快要整个沉到地平线以下的落日,喃喃道:“要回去了。”


       “要回家了是吗?”菅原注意到时间已经不早,的确是小孩子应该回家的时间了。“那么大哥哥最后再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身形单薄的男孩子不解地看着他,期待着他的下文。菅原的胸中有种温暖的感情渐渐地漫溢出来,眼前仿佛浮现起恋人手中持着排球、挺拔站立着的模样。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对小小的男孩子说道:


       “虽然还要花一点时间,但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你会发生不得了的改变的。”


       “你会有很多可靠的伙伴,和他们一起打出很棒的比赛。”


       “你可以畅快地笑出来,和同伴一起庆祝胜利,被大家所重视和需要。”


       “然后有一天,你会被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爱上,他会陪伴你、支持你,注视着你继续不断地变强。”


       男孩子又皱起了眉,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迷惑样子,向他提出问题:“某个时候,是指什么时候呢,大哥哥?”


       “这个啊……”菅原含糊地笑着,“大哥哥也不是很明白呢。”


       “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会在未来等你的。”


       与心中思念着的人长相相仿的孩子再次露出了惹人怜爱的笑容,说:“嗯,我明白了!”


       “大哥哥再见!”


 


       菅原目送着那孩子拐过街角,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那么回家吧——”他转过身,向着公寓楼的方向走去。


       他看向与男孩子离开的方向相反的路口,高大的青年站在那里,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


       菅原脚步一顿,随后勾起嘴角、大步朝那人跑去。


       轻如呓语的字句飘散在夏末的凉风里。


       “你这小子,可别让我等太久啊。”

评论(1)
热度(13)
  1. 雨吁Sea of Serenity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