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秦时明月·颜良]《千金不换》(PART8)

今朝如晤:

[秦时明月·颜良]《千金不换》




PART 执行总监


他听着空调打出冷气的机器声,平时不觉得,今夜却显得很烦躁,像在耳边的轰鸣,怎么也静不下心。


侧过身,张良正对着自己,睡着了,均匀的呼吸,连空气里都有着些腥甜的味道,颜路却辗转反侧心口像被什么撩动着一般无法入眠。


到底是谁房间的空调坏了?


颜路爬起身,突然,衣角就被人扯住了。


“师兄,这是要去做什么?”有些困意。


“……”颜路吓了一跳,“洗个澡。”他解释。


“……”张良好像坐了起来,他听到床微微晃动了下,衣被摩擦的声音,然后边上就是带着极度隐忍的笑意,“师兄,这已经是你今晚上第三次洗澡了。”


颜路咽了下,这是有个狐狸师弟的自讨苦吃真实写照版。


于是,张良第二天特地起了个大早看着颜路顶着的黑眼圈就大笑:“师兄,半夜洗澡伤身体呀。”


颜路咬牙切齿的盯着这个毫无知觉的罪魁祸首看了半晌还是泄气了。


半个月后,他正式进入张良的公司,新同事——当然,不能说全新,好多是早就见过面的,所以熟门熟路的就上来了。


“哎呀,还真把‘师兄’给骗来啦?”


“该不是小良一句话你就跑来了吧?”有人哥们似的搭着肩,吹了声口哨。


“这是感情好呀还是感情好呀还是感情好呀?”


少不了揶揄和调侃。


“你们就适可而止点……”张良赶紧替颜路解围,他可不想刚找来的帮手就被这群技术宅给吓回去。


“别那么小气嘛。”


“就是就是,我们还会吃了你师兄不成?”


闹翻天了,张良想着脸上还真不由自主烫了起来。


末了技术开发部的同事们站成了一排,齐声说着:“欢迎加入。”


颜路看了张良一眼,上座的人单手支着下颔,阳光成片的落在身上。




现下可谓上下班顺理成章形影不离,不过清闲日子也没过多久,渐渐的公司里的人也开始感受到了压力,不知是法国的那家合作公司更了什么制度还是合约上的变化,技术部一下子忙碌起来,尤其是程序进入最后环节,听说合作公司还打算特地派遣人来监督末期收尾工作。


部门里的人其实并不高兴,下班了还在那埋怨唠叨。


“合约当初说好互相提供的是技术和资源,没说要人来监督。”


“保密协议可都是签了的,不放心什么?”


“这是怕程序泄露还是他们自己……”


张良没说话,公司里的人就不多话了,使了个眼色还是收拾了东西乖乖下班。


颜路看了看办公室里的张良,他正在接电话,一直面对着窗外,从肢体动作上看的出,心情并不好。


虽然也听说了法国那边的动作和传闻,不过张良这个月来一直有些心不在焉,有时候说话也就应和两句,那是很容易察觉的,原先不怎么忙的时候,同事的聚会他也乐得参加,再后来就开始推脱婉拒。


张良什么也没有说过,白天除了再办公室接电话就是匆匆忙忙出门,晚上回家对着颜路也常常就说了句累。


累吗?


还有什么事在困扰你?


颜路推门进去:“有事吗?”说不担心是假的,张良接电话时满脸都是犹豫不决但推诿的表情。


他摇头:“没事。”


颜路看出他的勉强:“晚上想吃什么?”


张良把一叠文件丢下:“不了,你先回家。”


颜路没说话,也不打算多问,他不想对张良追根究底。


张良晚上到家的时候,颜路还没有睡。


张良看到时针指向十一点三十,他放下包:“师兄还没睡?”


颜路点头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他在楼上看到张良下了卫庄的车,卫庄不知道说了什么,张良面有难色迟疑着也只是摇头。


张良微微笑:“没有,你也知道最近法国的公司要派人来‘监督’了。”他轻轻的在颜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带着几分只有在家里才能如此放松安心的表情,“只是累了……”


颜路就不忍心再说,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问他,很显然,张良不想说,他的唇角冰冷,触碰在皮肤漾起细小的涟漪,他虽然享受张良的亲近但并不喜欢张良用这样的方式来避开话题。


他转过头,就看到张良略显疲惫的身影将手机扔在沙发上,上面有几个美国来的未接电话。


第三天,公司里来了一个人。


金发碧眼,身材颀长。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美籍法国人就是合作公司派来的“特使”,Elliot 。


张良礼貌的迎了上去握手:“初次见面。”


Elliot看起来并不难说话,甚至很有亲和力:“你好,我在法国的公司就听说过你。”Elliot的中文说的出奇的好,看来也是常常用来“外交”的人员。


张良温和的笑了,也像在开玩笑:“希望不会令你失望。”转身就招呼一旁的同事将Elliot领到了单独的办公室里。


张良进去的时候,Elliot倚着椅背,还真不像是个客人的样子,倒更有主人的架势:“你公司的人,怎么都有些同仇敌忾的味道?”他指指玻璃窗外,这点从他进公司就可以感觉到,每个人的眼光都怪怪的,当然,身为一个常常“外交”的人,这只是明知故问罢了,却还要装着惹不得人生气的玩笑话来讲。


张良的笑端正又刺眼,就像个面具一样,将手上的咖啡递给他却又刻意保持着疏离:“言重了,惊动了你们才会诚惶诚恐不是?”


Elliot就没说话,只是闷头哼笑了声饮了口咖啡,张良明摆着说自己在装腔作势大惊小怪。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张良把“执行总监”的名牌给了Elliot,“如果想要了解情况,请尽管来找我。”显然张良也并不想和Elliot多有交谈,说的都是体面话,可言下之意就不见得那么光鲜,他大概是在说,没事不要去打扰那些程序人员吧,Elliot挠挠头干笑就见到张良要离开。


“张先生,”Elliot叫住了他,“公司的近况如何?”他的口气并不是打探,而是陈述的、更有深意的疑问。


这就开始发问了?张良停下脚步就笑了,他不回答,反是转身牢牢盯着 Elliot,眼眸底下的珍珠色真有些叫人一愣之后移不开视线,于是Elliot就改了口:“张先生知道我来的原因,不过也许我应该相信张先生,会做最好的、最有利的选择。”他在笑,口气轻轻缓缓却带重了“有利”两字。


笑里藏刀。


张良转身:“法语里,Elliot是虔诚信仰上帝的人,真是可惜,我不是上帝。”他也有着淡薄的笑,头也不回出了办公室。


Elliot怔了怔,真有种好像猝不及防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的感觉,比如说无害的兔子,转而哈哈大笑。


他透过玻璃目不转睛,张良西装革履,明明是个眼角眉梢还有着没有褪去的干净稚气的青年,却有着清俊难仿的神秀,他见过很多东方人,却不是所有人都能给他这种独特的精致的感觉,好像只要他想表现,那种气质就会像刀刃一样深深的割进所有人的身体,难以忘怀。


像个小王子。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遇到张良,这趟中国行或许真的会比较有趣。




几乎所有人都察觉到自家BOSS和Elliot之间刻意伪装的针锋相对。


当然,Elliot这个人除去身份外其实还是很亲和招人喜欢的,特别是对流露出的大方玩笑毫不介意。


“嘿,小王子。”


如果这句话也算的话,他当真如入无人之境一样的叫唤张良,也丝毫不管那黑了半张脸的人,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一周后,张良的态度从最初的反对到最后的无奈听之任之。


“……”张良扭过头看到几个小职员正在忍笑,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执行总监就没有其他事了?”


Elliot很无辜的摊手,张良就把一叠数据报告丢给他:“既然没事就把这些看了吧,反正有益无害。”


Elliot皱眉,随手拿了几张瞧了两眼:“公司派我来是来‘监督’技术的,不是数据。”


张良双手抱胸,脸上也有着明显的不乐意:“既然如此,执行总监是不是不该在这里‘监督’我呢?”


Elliot吃瘪的扁扁嘴,有时候逗弄张良也算是件……额,Elliot想了想,赏心悦目的事吧,看着那张脸上表情的变化甚至不介意在他嘴上吃点亏,都觉得是件很享受的事,他微微愣了下就看到有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张良的脸色就在见到那人时柔和了下来,连眼神也变得有些温柔明亮,几乎是没有迟疑的迎了上去。


那个人他知道,叫颜路,听说是张良的师兄,在Elliot看来,颜路绝对是个很有东方蕴意的男人,工整内敛又一丝不苟,眼神里总流淌着很多温情,叫人一眼看去觉得极好相处又温和,但是如果仔细些,其实不难发现,他对旁人总有些客套的疏离,也只有对着那个人的时候,你才能发现很多意想不到的情愫。


那两人说了几句话,颜路很轻的揉了揉张良的头发就退了出去,却从头至尾没有看一眼Elliot ,Elliot 注意到了,留了抹玩味的笑,直到看到张良转过头来盯着自己才恍然大悟的叫起来:“OK,下班。”他转头看了看玻璃外的颜路,又转头看了看张良。


“我还有几天就得回法国了。”他把声音压低了一些提醒着。


张良抬起头来:“我也有我自己的决定。”


Elliot 走到张良跟前弯下身,小王子的眼睛清澈透明:“我真的很想不通,还是……在这里,有什么让你割舍不下的?”他蓦然凑到张良跟前,几乎可以感受到耳边呼吸的热气,Elliot 的眼神却在那瞬滑到了玻璃窗外的颜路身上。


张良忙退开一步,却被Elliot突然伸手扯住了一缕发梢后又吃痛的靠了过来,他不喜欢Elliot 探究的眼神和话语,更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啪”,手就被Elliot 拉住了,那人一脸的笑意,明显的看到颜路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但很快就回复到那种客套的温情如水的平静,于是Elliot就没有松手:“J市我是第一次来,作为主人难道不该尽一下地主之谊吗?”




——TBC——

评论
热度(16)
  1. 雨吁今朝如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