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bear犬:

街角的咖啡店,是全区最有名的咖啡店。


“微草咖啡厅”。


名字取得很奇怪。江波涛初次看见时,纠结了好一会儿,到底是微小的草,还是微笑的草?


或者,两者都不是?


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


至于为什么有名,是因为店主相当出名的缘故。


而店主为什么有名——


江波涛饶有兴致地盯着面前男人平淡的眼,只有一只眼。另一只眼睛,被男人很好地挡在暗黑的一方眼罩下,颇有些电影里那些邪恶势力的形象。


但男人偏偏长得并不凶狠无比,反而,在那张只能看见一只成熟眼眸的那张侧脸上,还能找到点令人沉迷的姿态。


特别是他在烧咖啡的时候。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快速而精准地控制着漆黑的咖啡顺着半透明的管道划过虹吸式咖啡壶的内管,而在下一刻一滴不漏地出现在洁白的小杯里。咖啡的或浓或淡的香气就混合着氤氲的水汽将那张似乎含了点笑意的脸模糊得有些不真实了。


而这就是他最迷人的时刻。男性特有温柔的嗓音——明明语气里就是没有半点温柔的意思——就如同不可抗力般,吸引每一个人将眼神再多在他身上停留一会儿,哪怕只是再多一会儿。。。


“这是您的咖啡,请慢用。”


然后男人就再也没有半点迷恋地转身而去。


咖啡的香气自然还在,醇厚的咖啡上的奶泡依旧很吸引人,可是就是少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真是说不上来。




男人突然看向了江波涛的方向,视线在空中和江波涛不礼貌的视线撞个满怀。江波涛心虚地想迅速移开,可最终没能够办到。男人似乎也不恼,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还以为他有什么特别的需求,朝他这个方向疾步走来。


江波涛连忙端起自己的咖啡杯,掩饰般地抿了一口。


滚烫的咖啡液瞬间蔓延上他的嘴唇,将他唇上的皮肤灼得一痛,他大惊,飞也般地想把杯口远离自己,然而身后莽撞而来的服务生显然不给自己这个机会,文弱的后背撞上手腕,咖啡杯朝前扑来。


江波涛眼睁睁地看着咖啡就那样涌上自己的脸庞,顿时没了主意,心里只浮上一个念头,“这样子会不会毁容啊?”


然而咖啡纵使万般努力 ,也没能成功登陆他的面颊。


他在这个念头还没完整在心里时,就已经安全脱离了战区,被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脱力从身侧拉过,重心不稳地朝一边地板上砸去。


“呜啊。。。”咖啡不死心地扑上他的衬衣,被打湿成一片深黑。他痛得惊呼一声,重心又被人稳住,然后就听见清脆的一声。


“咔擦”


洁白的瓷器在美丽的黑与白的交融相错间,瓦解成大理石地板上花纹中的一员。


江波涛愣愣地看着那个碎裂的咖啡小杯,听见身后一直轻搂着他的腰际的人轻轻叹了口气,从头顶传来问候,“你没事吧?”


江波涛不留痕迹地站远了些,离开了男人的怀抱,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看他。他的脸色果然不太好,大概打掉的杯子是他很重要的收藏品?不,那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拿来装咖啡。。。可是。。。


他满怀歉意地摇头,“没事。”


男人的眉却深皱起来,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他惊地往后一缩。


“不是被烫到了吗?”男人指指他的衬衫。他低头,不知所措地看着异色的衬衫,表情只能化成一脸傻笑。


男人依旧拉着他的手腕没有松。他和男人对视着,直到男人又轻轻地叹了一声,对着他身后脸色苍白的服务员道,“一帆,跟我过来。”然后松开了他的手腕,指示身后的大堂经理,“英杰,带这位客人去换个衣服。”


高英杰担忧地看了眼那个一帆,就指引着江波他向内间去了。


江波涛看了看一地的碎屑。年轻人已经开口,“刘小别,请把地板收拾一下。”


他这才和高英杰向内间走。


王。。。杰希吗?他回味着适才看见的名牌。




江波涛在高英杰百般关切的目光下一脸傻笑地走进了单人更衣间。简单而清雅的淡绿色涂层墙面一尘不染,显得异常干净。江波涛将换下的衬衫叠了两叠,摆在一旁的木桌上,对着人高的镜子仔细地查看自己的身体。


每一块肌肉都是紧实着的,腹部漂亮的人鱼线两旁,或隐或现地有着四块腹肌。


而自前胸开始,至上腹的那块本应该洁白的皮肤上,却布满红热的颜色。他用手碰了碰,被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嘶。。。”


他苦笑着看着一边的咖啡店特有的淡灰色条纹衫,犹豫着拿起,正比较着它与自己是否合适,门把手转了两下,竟被人推了进来。


他惊呆了。扭头看向门口,是同样一脸惊诧的王杰希,手里还拿着一件一模一样的条纹衫。


“我以为。。。”王杰希张了张嘴,最终皱着眉将目光锁定在了他胸前红红的皮肤上。江波涛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泛热,飞速地想把条纹衫就往身上套。


王杰希突然快步走上来,拉住了江波涛微微颤抖的手,将条纹衫从他的 肩上又褪下,动作是微怒的快速。


“你想让伤口上的皮肤黏在衣服上就直说。”他冷冷道。跟他几乎身高持平的江波涛抖了一下,不敢看他的眼睛。


王杰希把裸着上身的江波涛丢在更衣室里。江波涛没有动,呆呆地坐在桌子上,抚摸着条纹衫不知道想些什么。


过了会儿,王杰希回来了,手里有一件宽大的T恤。


他递给江波涛,“穿上,去医院。”


江波涛立刻就慌了。他可没想到对方这么小题大做,傻笑几下,道,“没必要吧,只是。。。”


王杰希斜着一只眼看他 ,嘴角勾了勾,露出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怎么,怕去医院?”


“。。。没。”江波涛无奈地套上T恤,小心地扯着身前的衣服,让它避免和皮肤接触,“只是没钱。”


王杰希又叹了口气。


江波涛怀疑他是不是叹气叹上瘾了,就像是周泽楷自从小时见到手枪之后,就变得更加沉闷,手枪上瘾,一天到晚只把玩着一把手枪那样。


王杰希的话让他回过神来。


“你是在我的店里受的伤,医药费我出。”他拉住江波涛的手臂,宽大的手掌中,带着丝丝咖啡般的神秘。


“好。。。那就你出。”




喰种的体质相比较人类,有些特殊。


其中之一,就是飞速的自治能力。


当然了,这种能力,并不是每一只喰种都具备的,也分各个喰种不同的体质,和所吃食物的质量。


而江波涛,很明显并不属于这种自治飞快的类型。


那个年轻的人类女护士见到江波涛小有些诱人的身体,脸颊一直红扑扑得,手上的动作总是不经意间蹭上发红的肌肤,然后脸就更红一分。


江波涛一脸嘻笑。只是每次回头看坐在门口,一脸严肃的王杰希时,都带着点小小的求救眼神。


小护士涂抹烫伤膏的木棒忽然加了点力,江波涛轻笑起来。


“呵呵。。。你能不能不涂那里。。。好痒。。。”江波涛的笑声里尽是无奈。


小护士手一抖,差点把烫伤膏盒丢到地上。她支吾着道歉,“好。。。好的。。。对不起。。。”


江波涛耸耸肩,“没事。”


然而那小护士的下手更加分不了轻重了——江波涛好几次被她戳得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这时,有双手从江波涛肩膀上伸过,及时在木棒再一次触碰上他的皮肤上时阻止了她。


“我来吧。”


江波涛满怀感激地抬头看王杰希,只看见他尖锐的下巴和认真的眼。


“。。。”他看着王杰希专注地为他上药,张了张嘴。王杰希抬眼看他,“你要说什么?”


江波涛呵呵一笑,“没什么,”王杰希停在手中的动作动了起来,“只是想说,你真是个负责的人。”


王杰希手中的动作再一次停下。他摇摇头,“大概吧,只是想让微草更好地存在下去。”


江波涛兴致勃勃,“为什么要叫微草呢?”


王杰希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对中草药很感兴趣。”


江波涛愣了愣,笑了,“你是认真的?”


王杰希这时不再涂药了。他坐直了,看着江波涛,坚定道,“是啊。再怎么微不足道的草药,也是能发挥它巨大的用处的。”


江波涛被他这种不明而又突然强大的情绪给怔住了。


突然感觉腹部一阵冰凉。刚刚还坚定看着他的人已经又俯下身来,帮他上着药。


他看着王杰希系在脑后的眼罩结,小心地伸手想要去解。腹部又是一阵痛。


“嗷呜。。。你。。。”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戏谑地道,“小孩子不要好奇心太过旺盛吧?”


他吃痛地瞪着王杰希,半天,输在气场,颇有几分凄惨地扭过头,对着一旁愣住的小护士道,“药上完了,然后呢?”


小护士连忙上来帮他绑绷带。


“王杰希。”


王杰希收好烫伤膏,往他书包里装。听到他的声音,回过头看他。


“我说,把你手机号给我吧?”他笑笑,“看在我打算不麻烦你自己洗衣服的份上。”


王杰希很久没有说话。


他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切,不给就不给呗。”难得找到这么一个好玩又认真的人,还会烧咖啡呢。


却听一个声音在面前响起,“手机给我。”


他马上交出手机。


王杰希轻车熟路地打开这个没有密码的手掌大小的手机,发现漆黑背景的屏幕上干净得没有任何游戏。他找到通讯录,点开一看,只有一个文件夹。


“轮回社”。


他停了停,手指点了进去。


“周泽楷”“杜明”“吕伯远”“方明华”“孙翔”。。。。


也就十来个人名,看起来都是男生的名字。


王杰希在心里默默感叹了声,退出文件夹,新建了一个称为“微草”的文件夹。


而里面只有一个号码。


“王杰希”。


最后王杰希一路把江波涛送回了家,掏了出租车费。


看着江波涛的身影蹦跶着消失在电梯门后,他仍站在电梯口,直到电梯停在“4”楼。


上面的4楼处隐约传来了关门声。


他这才离开。凝视手中的出租车票许久,他不禁觉得今天一天发生得不太真实。


他翻了翻手机,有5条未接短信,都是店员的。


“店长什么时候回来啊QAQ”刘小别。


“店长,一帆怎么了没事吧?”高英杰。


他皱了皱眉。乔一帆怎么了?他继续翻。


“店长,实在对不起。”


“我觉得这份工作实在是不适合我。”


“我想要另外找一份更合适的工作。谢谢店长一直以来的照顾与关心 ,替我向其他店员和英杰道声再见,我去新的工作地点报到了。”


映像里,乔一帆好像当面从没有说过这么多话。那孩子一直很腼腆,似乎对自己的行为一直有着极大的顾虑。


他合了手机,叹了口气。罢了,也许这样对他也比较好一点吧?


殊不知,4楼的人一直附在窗户上,一遍又一遍擦去窗上呼出热气起的白雾,目视着王杰希一点点走远。




转眼又是一周。


乔一帆离开后,听说是找到了落脚的地点,说是更适合他的地方,让他们不要担心。


门口的风铃一阵作响。


同时,门口传来声音,“欢迎光临。”


王杰希并没有抬头。他正慢慢地筛选着手中的咖啡研磨粉,手指将粉末用力一抖,不免洒出了点到桌上。


他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转身去找抹布。


待得回过身来,一个人半倚靠在吧台前,轻轻笑着看他,道,“你怎么这么喜欢叹气!”


王杰希有那么一瞬的愣神,然后一周前的事如同倒放电影般一幕一幕清晰地在眼前出现了。他不语,擦干净桌子,将抹布洗干净,平摊着晾晒,这才对江波涛说,“伤好了?”


江波涛隔着衣服拍了拍腹部。王杰希差点出声阻止,好在确实是好了,江波涛依旧笑得欢快。


“早就好了,”他靠近王杰希一点,用手撑住了脸,“不过,不要转移话题啊。你干嘛老叹气啊?”


王杰希无语地看了他一会儿,一边继续筛咖啡粉,一边叹了口气。


“你看你看,又。。。”


“江波涛啊,你今年多大了?”


他突然这么问。江波涛想也没想地回答,“17啊。”


他思索了会儿,反问道,“你呢?”


王杰希那只眼睛中夹杂了点笑意,道,“还年轻,才28岁而已。”


江波涛十足地愣住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惊呼道,“我还以为,才20出头?!”


王杰希摇了摇头,并没有听见江波涛刚说了什么,“我可是店长啊,对于白手起家的行业怎么能不担心啊。。。。”


“哦,白手起家!”他再次低声道,敬佩地看着王杰希,内心的好奇愈发浓烈。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可王杰希却忙着把咖啡粉收好,无暇顾及他了。


他不免有些低落了。难道说,王杰希的意思是说,他比自己大了这么多,哪来的时间老应付一小破孩啊?


想想也是,如果丢给江波涛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要自己跟他解释自己为什么老爱往咖啡店跑,他估计会直接训斥道,“大人的事小孩别管!”


这么说来,自己对于王杰希来说,也是十足的小孩咯!


他相当失落地挠了挠头,就连王杰希放在他面前的陶瓷杯都没看见。




王杰希眯起了眼。


江波涛坐在他对面的高凳子上,一只手懒散地撑着脸。自头顶射下的昏黄灯光直直地照射在他的脸上,俊俏的五官在此时美得相当有一份意境。


然而他却看起来心情低落。


“我还是太小了。。。”他自言自语道。


王杰希恍然大悟,他是不是误解了什么?他只是想告诉江波涛,在他们的年龄差距之间,有很多事情是难以解释的,而绝不是因为江波涛的年纪小,尽管的确很小。可是这孩子和同龄的孩子相比已经相当成熟了,他懂得察言观色,也懂得用傻笑来掩饰自己的心情。


他感觉自己有点喜欢这孩子,也有点心痛他。


他在江波涛面前的杯子里盛满了冰凉的黑咖啡。


“江波涛。”他出声叫他。江波涛抬起头来,诧异地看见面前的一杯咖啡。


“今天可别再打了,”他对他微微地笑了,“打了也没关系,就是太冰了浇在身上不好受罢。”


笑容里隐约可以看得见温柔。江波涛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双眼,被王杰希拉住手。


“你在干什么?”王杰希隐隐地笑着,好奇问。


江波涛尴尬地笑笑,“你刚刚不是嫌弃我年纪小吗。。。”


“没有啊,”王杰希惊讶道,“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江波涛愣愣地看着他,“咦?你不是说。。。。”


“哦,我叹气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不小心养成了习惯而已。”他生硬地打断话题。


江波涛无话可说了。他用手碰了碰冰咖啡杯,轻轻端起尝了一口。


“你的咖啡还挺香的,”他抿了抿唇,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你请客哦!”


王杰希颔首道,“好。”




江波涛越来越喜欢往咖啡店跑了。只是和以往每次都要换一家地址不一样,他总是千里迢迢地坐半天公交车——哦,说真的,他觉得坐在公交车上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来到那个固定的咖啡厅。


平日上学也毫不列外。


而那咖啡厅里,也总有一个人,亘古不变地站在吧台后,始终在那里烧咖啡。见到他,总是抬手打个招呼,然后在他面前摆上白色的陶瓷杯,不例外地又是一杯冰黑咖啡。


“你请客哦。”


“好。”


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这样的默契了?江波涛每每品尝着咖啡,端详着男人的或侧脸或正脸——却很少会将目光停到江波涛身上——还是觉得心中的跳动异常紊乱。


而有一次,男人突然看向他,叫他,“江波涛。”


他条件性地道,“哎。”然后连忙跟上句 ,“干啥?”


男人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钟。指针正一点点地向整点靠近。


“你今天坐了太久了,”王杰希皱眉。他也没注意时间流逝得那么快,转眼都快到关门时间了。


他一向是十一点关门。


他看向江波涛。江波涛还在盯着他,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没听见他刚刚说的话。


“早点回去吧,父母要担心。。。”


“王杰希,你是怎么想,喰种这种生物的?”他突然低低地问道,抬头看向王杰希。


咖啡厅里人很少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店员作着最后的收摊准备。来回的脚步声中,王杰希听清了他的话。


江波涛多想看到王杰希回答他时,脸上的表情啊。可惜逆着光,他只能看见漆黑一片的轮廓。


心脏跳得很快。


很快。


“很血腥”“很残忍”“很可恶”,甚至是“看见了有杀死他们的欲望”,也许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满怀着深深的厌恶吧?尽管CCG宣布同意部分合法的喰种的存在,可大多数人还是对于喰种抱着如此情感。


毕竟很少有人愿意见自己的亲人在死后或是哪怕犯下了滔天大罪后落得尸骨无存,被变为食物这样的下场。


王杰希缓缓道,“没什么吧,只是生活方式不同而已吧?”他低下头,愈加靠近江波涛,一览无遗他眼中的惊讶,“再说了,这个咖啡店大部分的主顾都是喰种啊。”


他说的是事实。这家咖啡厅,其实是喰种的一个“秘密基地”,就好像作为射击队的轮回社一样,大部分成员都是隐藏在学校里的喰种。


就连他自己也毫不例外。


江波涛睁大了眼。他暗灰色的瞳孔外蔓延着的血丝稍微地变粗了些许,最终还是化为平静。


“如果说,我说,其实,我。。。”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王杰希猛然皱紧了眉。


“是。。。”


“。。。。”


江波涛的口袋里传来适时的铃声。江波涛一惊,连忙掏出手机查看,屏幕上显示着“杜明”两个大字。他看了眼王杰希,王杰希对他点点头,示意他接下电话,自顾自地去收拾咖啡壶去了。


他的手指迅速地滑动着接通,“喂,杜明?这么晚了。。。”


“是我。”对面却不是杜明,而是个温柔的女声,“这么晚了,你不在家?”


“唐柔!是你啊!”他诧异了下,思忖着杜明,暗自吐槽道,追了这么久的女神,终于是有结果了?


王杰希听到这个名字,手抖了抖,就在脑中立刻描摹出一张脸庞——一个漂亮的小女生,举止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打起架来一点都不含糊。特别是作为一只喰种,下手狠辣得让人叫绝。。。他还特意征询过唐柔的意见,问她愿不愿意到店里来打打工,做个保膘什么的,立刻被她微笑着回绝,


“有王杰希你这样的老板,微草还怕出事吗?”


于是她去了叶修息身的小网吧,据说是有朋友在那里,顺便过去帮忙。王杰希也就没有太过挽留,本来就是个玩笑么。


他更加肯定自己刚才的猜测,关于江波涛是个喰种的猜测。


一般正常的学生,这种时候都在万般注意着学习成绩,不要说调查喰种了——父母肯定会叫他们远离这种信息的。而他却没有立刻反驳自己对于喰种的看法,好像还有些赞同?


王杰希想不出除了江波涛本身是喰种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说法。


可是,唐柔。。。


江波涛认识她?


他看了眼江波涛。江波涛轻笑着,聊得眉飞色舞。


他皱了皱眉。怎么好像,上一次看他手机的时候没有看见有她的号码?


江波涛挂了手机。转过头,正对上王杰希严肃的眼神,在直勾勾地盯着他,就连手中的咖啡壶都没有洗完,水龙头仍开着,水哗哗地流。


他吓了一跳,小声道,“王杰希?”


唐柔和杜明一起到他家来找他了——虽然确实晚了点,谁知道这两人这么晚了还在一起干什么呢——说是来拿上次请他做的面具。


他早就做好了放在房间里了。而这时,他叫他们两先回去,明天再来。


太晚了。待到他回家,都已经午夜了,让他们在那等一个多小时实在不好。


他和杜明再扯了会儿皮,就挂了电话。


王杰希“啪”地关了水龙头,将咖啡壶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快步走到江波涛面前。他的气场使江波涛不得不看着他。


“江波涛,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他问。


江波涛想起刚被电话铃打断的话语。他讪笑着摸摸头发,内心埋怨自己的鲁莽,道,“没什么,我忘记了。。。”


“那就想起来。”他眯起了眼。江波涛的笑僵硬在嘴角,神色不太好看起来,“这。。真的忘记了。。”


他突然整个人弹出座位,向店门口冲。


“这种事情。。。。”


“如果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不和我说?”王杰希用力地拉住他的手腕,却被他躲掉。


他没有停下脚步,一路冲出店门。王杰希愣了会儿,也拔腿跟了出去,不顾身后高英杰的叫喊。


“你不要跟过来!”江波涛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忽地停在王杰希十米开外,对王杰希大喊,“你停下,我不跑了!”


王杰希下意识地停了步伐。


没有路过的行人。就连马路上也没有车辆行驶。


王杰希勉强听到江波涛不远处的低音量。


“我如果和你说了,你会。。。我吗?”江波涛自问般地道,颓唐地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你一直觉得我。。。吧。。?”


他听不清楚。他想往前跨几步,又怕自己向前了,江波涛会再次逃跑。


他不想看见江波涛从自己身边跑开,再也不要了。他想像保护微草那样,把这个人也保护起来。


他想让那个人不要再对他隐瞒,不要再在他面前逞强,把所有的软弱都给他,让他来。。。分担些吧。


这个心情一旦涌出,就吞没了他的理智。他甚至无暇顾及江波涛到底说了什么。


“江波涛,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他顿了顿,坚定道,“但如果你不肯告诉我事实的话,我来告诉你。”


江波涛心中一顿。难道说,他知道自己是喰种了?!


然后就见他拉下眼罩。


“独眼的喰种。。。”


被黑色长期笼罩的眼睛,黑红相错的颜色美得毫无违和。在夜色中,胜过一切光亮般地映入江波涛的眼中。


江波涛再无话说,眼睛中的丝丝血丝一路延至瞳孔。


王杰希一步步地靠近,停在他面前的一米。


“我其实是。。。。”


王杰希大跨步上前,搂住他,双臂将他的腰贴近自己。


“我知道的。”他狠狠地搂住怀中的青年,手掌向上,揉了揉他的发。


柔软而又细腻。




江波涛忘记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他本应该兴奋地很有精神的。


一切的惊喜都来得太快,快的让他无所适从。


他从未想到过王杰希 竟然会是喰种,而且还是喰种中天生优等的独眼——尽管王杰希告诉他,这种从小就得忍受母亲因自己而死去的痛苦是很难受的。


可以想象吗?自己的母亲,一个未曾谋面而又坚强无比的女人,是有多么的爱自己,明知怀胎十月后等待自己的是与世界分离,可还是生下自己,然后一天一天日益虚弱,直至走完生命的最后一刻。。。


那个男人在说到这里时,脸上露出了脆弱的神色,一点不像平时很有担当的,坚强沉稳的他。


江波涛不知是怎样的一股冲动,让他抬起了手臂,拉过王杰希的脸庞,将两人的额头相抵。


真是足够接近的距离。两个人的目光交织,鼻尖紧紧相贴,感受各自的气息被喷洒在彼此的嘴唇上方。


“有我呐。”不知道到底是靠近的热度,还是咖啡厅里的暖度太足,在只剩下两个人的咖啡厅里,青年如同许诺誓言般地说出。


“相互依存着,不好吗?”


他近乎舍求般,轻轻阖上眼皮,额头用力地顶了顶王杰希的额头。


他捧着王杰希的脸颊的双手轻轻发抖。


王杰希突然轻轻地发出一声笑。


“!”他窘迫地想要收回动作,却被王杰希按住双手——紧贴在王杰希的脸上。


皮肤好好。。。。他想着,听见王杰希道,“相互依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他气结,想要大声地反驳什么,可是却被一阵疲困侵袭了思绪。这么突然地困倦,也许是思绪猛地松懈下来的后果吧?


他慢慢地,幽幽地驳回,“才。。。不是孩子。。。”


王杰希还想再说什么,青年的手指没了气力,嘴唇重重地向下压,直直地压上男人的唇角,自嘴唇一路滑下,最后落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才整个人向前瘫倒在他怀里。


他睡着了。


被莫名地被无意间吻了的王杰希有些发愣。他一手搂住青年,一手压了压太阳穴。


冷静。。。快冷静下来。。。


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动作,低下头,顺着青年微张的唇轻轻触碰,慢慢地以自己的唇描摹着他的嘴唇的形状。


“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




江波涛只知道,自己在咖啡厅睡了一夜。


可能睡觉的姿势太过奇怪了——也难怪,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压在王杰希的肩膀上,旁边的王杰希正微眯着眼打盹,而他身上的外套落在了自己身上——他的脖子有些涝痛。


王杰希送他回来的时候看出了他脖颈转动的不自然,在摇晃的出租车上,王杰希极其淡定地按着他的肩膀让他躺在自己的双腿上,然后把手掌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闭会儿眼睛,我帮你揉揉。”他温和道。


江波涛觉得自己要被这个男人的温柔气息给融化了。他身体僵硬着,长腿蜷曲着留在低矮的座位下,感受男人的另一只手抚上脖颈上裸露的皮肤。


“唔。。。”


男人的动作暮然停下了。他也吓得不敢动弹。


“江波涛?你还。。。好吧?”王杰希小心地问道。


江波涛想挺身坐起,被脖子的剧烈摇动痛得一跌,而车子又恰好转过路口。重心不稳的他就这么无意间跌倒王杰希的身上,而和接住他的王杰希撞了个满怀。


两人都痛得呻吟一声。司机忍不住看后视镜,刚开口,“喂,后面的。。。”


看见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不禁闭了嘴,摇头感叹时风开放。


江波涛的心脏似乎骤停。鼻腔里充斥着一阵阵浓郁的咖啡香气,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更加加紧这个怀抱。


只是一小会儿。。。这么一小会儿。。。王杰希他,应该不会发现的吧?


江波涛深深闭上眼,把自己的身体朝男人的怀抱里埋。


王杰希察觉到了他的细微举动。他没舍得戳穿,只是回应着怀里的青年的怀抱。


为什么。。。他想问,却害怕吓跑了青年。


“啊啊,对不起啊,王杰希,我。。。”待江波涛满脸嬉笑着从王杰希怀里挣开,已经是一分多钟后的事情了。


王杰希怔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江波涛无法再保持自己的立场说下去。最终耸了耸肩,道,“我只是。。。”


“想吃你豆腐而已。。。”


王杰希很没有风度地捧腹大笑起来。


江波涛满脸通红地看着他。说出这句话,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孙翔呆的久了,被他的傻气给传染了。


怎么会想到这个理由的呢?没等他思考,车已经停下了。


“好了,”王杰希揉揉尚存余温的胸口,“下次有机会让你吃个够吧。”


江波涛尴尬地“呵呵”两声,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车外,是早已等候在那的唐柔。


他皱眉,“怎么杜明没有和你一起?”


唐柔紧盯他身后走出车门的人半晌,才幽幽道,“他太困了,我让他先回去。”


江波涛随着她的视线回头看了看王杰希,王杰希极有深意地朝他回笑。


他连忙拉着唐柔上楼。


唐柔回头看了眼王杰希,笑而不语。




店里的顾客慢慢多起来,然后一轮一轮的,有情侣,有商务人员,也有学生,都慢慢离开了。


江波涛还没有来。


自从那之后,王杰希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见过江波涛了。


他知道青年的学习任务繁重,可这样一周都没有来过的情况确实也从没有过。


他叹了口气,原来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离不开青年了吧?


他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到十一点,伙计们打过招呼后朝门外涌出。


然后他听见了高英杰的惊呼声。


“老板,这边有个人啊!好像是叫。。。江什么。。。”


他的心里一片空白,冲出门外,都没听见高英杰再说了什么。


离门口大概几米的拐角,果然斜斜地躺着个人。而且正是江波涛。


王杰希的膝盖重重地敲在江波涛身前的地面上。青年皱着眉,没有醒过来,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血痕。


王杰希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凑得离江波涛十分近,感知到青年有力的呼吸声,才稍稍放松了点。他抚了抚青年的头发,唤道,“江波涛?”


“江波涛!?”


“江波涛!”


江波涛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漂亮的眼睛在睁开的一瞬间撑得老大,然后它的主人向后猛地一缩。


“碰!”


江波涛痛苦地捂着撞在垃圾桶上的头,轻轻呻吟了声。王杰希用手撑住地面,,另只手绕过他的肩膀揽住他。


“王。。。。”


“你吓死我了。”王杰希呢喃道。江波涛立刻没了声音。


沉默了有一会儿,王杰希才放开他,把他拉起来,“你怎么不进来?”


江波涛愣了下,然后脸红了。他用力地拽着书包带,似乎下一秒,书包就要脱离他的手和手中的带子,直直地砸向地面了。


王杰希接过他手中的包,把他半推进店里。他挥挥手示意那些看呆了的店员可以走了,他们纷纷散开去。


他和江波涛坐在双人座的两头。秋意渐凉,只穿着单薄校服内衫的青年冷的发抖。王杰希打开了中央空调。


“你到底怎么了?”王杰希的独眼盯着他。


江波涛迟疑地看了看王杰希,又看看桌面,十分小声地道,“我看见了些东西。。。”


王杰希疑惑,“什么东西?”


江波涛叹了口气——真有点像王杰希平时那样——声音更小了,“二翔和小周。。。他们。。”


王杰希不解,“二翔。。。?小周。。?是你的,朋友?”


江波涛用力地点点头,“对,两个最好的。。。男性朋友。。。”他强调着“男性”,然后缓缓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还接吻了。。。”


王杰希处传来淡淡的笑声。江波涛急忙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觉得很好啊,他们两个。。”


他还以为王杰希瞧不起同性恋呢,涨红了脸解释。


他看的很清楚。在其他的社员都没有在意的角落里,周泽楷将两把枪插在皮带的两旁——据他所知,那把新的碎霜是孙翔送给他的,他宝贝的要命——,低下头,用鼻尖碰了碰孙翔的额头。


孙翔笑了笑,捧住他的脸,慢慢靠近。


江波涛还在想,他们两未免也太亲近了吧?


孙翔就吻上了周泽楷。周泽楷一点一点地回吻着他,直到最后夺回主动权。


可这场面没有一点违和,是那么美好的,令人惊叹而羡慕的。。。


他当时就想到了王杰希,然后就是。。。


最后逃跑般地跑回家里。


王杰希这时不再轻笑了。他扳过江波涛因为走神而微微扭转的头,一本正经道,“江波涛,我并不是瞧不起,我只是很高兴。”


江波涛愕然。


“为他们能够在一起感到高兴,为他们的勇敢感到高兴。。。而已。”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江波涛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那你呢,王杰希?”


王杰希皱起眉看他。


“我么?”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是啊,除了你还能有谁啊?”江波涛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四处环视一周,表示真没看见什么鬼魂之类的东西,又看回去,“如果是你,会喜欢上男人吗?”


他用力拽着衣服。


王杰希歪头,用手托着腮帮想了会儿,淡淡地开口。


“这个问题,我不能现在告诉你啊,你还太年轻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愈加差的江波涛。江波涛气结了般地瞥向一旁,生气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么,搞得这么神秘。。。。”


“谁说我不喜欢的?”王杰希打断他。


江波涛愣了愣,怔怔地看他一眼。


“喜欢喜欢喜欢。。。。”


脑中盘旋着这句话。


“那。。。”江波涛突然道,“可能喜欢我吗?”


王杰希淡笑不语,拉过他,用手戳了戳他脸上的一道刮伤。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面露愠色地道,“你。。。干嘛!”脸色微红。


他退后一步,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王杰希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跟上一步,索性把手指附在他的脸上。


江波涛痛得几乎叫出声来,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喂!王杰希你。。。”


“怎么搞得?”王杰希发问,打断他。


他呆呆地想了会儿,老实回答,“今天在练习射击的时候被方明华的橡胶子弹擦伤了。。。”


“真不小心。”王杰希伸出手 ,在他头上用力一敲,见他惊诧,却又莫名地变戏法般地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邦迪。


撕开外包装,王杰希拿起那张褐色的小贴纸,用黑色签字笔在上面用力地写了些什么,没等江波涛看见,贴在了他的脸上。


江波涛依旧愣愣的。


“那,你和唐柔什么关系?”他用手指抚平邦迪,再问。


江波涛疑惑,“你认识唐柔?”


他点点头,“有过一面之缘,”又严厉道,“别岔开话题。”


江波涛偷偷吐舌,仍老实回答,“她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喜欢的人,我们平时都叫她唐哥,因为。。。”


王杰希若有所思,“那她那天找你,是为了?”


江波涛皱眉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哦,你说那天。我帮她坐了面具,她来拿来着。”


王杰希颇有兴致地看他,“你会做面具?”


江波涛得意地笑笑,“那是自然,我。。。”


“王杰希,你为什么突然问我那么多问题?”


他猛地兀自打住。


眼前的男人穿着工作服——是一件白色里衬和一件条纹黑色背心。哦,还有红色的领结。


江波涛仔细回忆,记得好像自己就见王杰希穿过两次常服。


今天的男人,却很不一样。


是因为他问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还是因为。。。


江波涛对上王杰希的眼神。是了,奇怪就在于那个眼神,但是,到底是哪点和平时不一样,让他今天好像更能感觉到王杰希的一种情绪呢。。。


王杰希静静地开口,“江波涛,你记不记得,你说过,要一起生存下去?”


江波涛用力地点头。他怎么会忘记呢?知道了都是喰种,自己似乎更能坦然面对心里对王杰希独特的依赖感,而不再感到不安。


说出那句话的他,其实早就喜欢上王杰希了吧?


江波涛苦笑了下,攥紧拳。


“可是,那又能。。。代表什么呢?”


王杰希看见他低下头,暗淡地说出,加重手指附上他的脸庞的 力量。


“你知道一起生存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吗?”


江波涛撇过头,躲开他的手,“都说了,那也不能当真。。。”


“如果我当真了呢?”王杰希增大了音量,怔住了江波涛,“如果我又说,我想要和你互相深入了解,真的一起生存呢?”


江波涛紧握的拳一下子松开了。他无言。


“所以你问我,我还以为。。。”王杰希轻轻搂过他,见他没有反抗,伸出双手来紧紧拥住,“你知道的。”


江波涛小声道,“王杰希,我不知道的。”


“我那么笨,比孙翔还笨,你要告诉我。”


他在王杰希的肩膀上闭上双眼。


王杰希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那么,”


他屏住呼吸。


“江波涛。”


“我爱你。”


江波涛才知道,邦迪上写的字,是六个漂亮的行云般的江湖体,“王杰希专属物”。


当然,那是后话了。




王江真是冷cry的一对2333


总感觉就像是成熟大叔和腹黑少年的一对很戳萌点(萌点太怪)


恩。。。应该是第一章,第二章还是和CCG有关QVQ


总之多谢观看惹QVQQQQ

评论
热度(47)
  1. 雨吁TK犬 转载了此文字
  2. 厌食型betaTK犬 转载了此文字
    啊磨咖啡的杰希描写的好棒!!!!!啊啊啊啊啊!!!

2015-01-11

47 TK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