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周江】夜盲症(杀手设定 奇怪的同居文 黑暗面较重)

危险恋情的感觉,棒棒棒。

乱葬岗:

夜盲症。


 


CP:周江


#杀手设定 江波涛是组织的脑 周泽楷是组织最强的那一位


#周江试手系列


#我的床上用品展销永远写的像M的快感独白……


#OOC因人而异


 


江波涛的任务书写到第88行,虚拟的猎物已经被逼入死角。


他屈了屈腿靠回自己的椅子上,抱着怀里的马克杯脑内模拟着任务场景,这一刻周泽楷已经暴露在对方的眼底,他得想办法找到个又快有优雅的最后一滴血的招数。


这是轮回的传统,最后一刀得队长来补。


就在脑内模拟就将绝杀时,他的卧室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巨响。


江波涛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手里的牛奶滑了大半,他光着脚从书房里跑出来,径直推开卧室的门,门外的光刺亮了屋内的黑暗,他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周泽楷,有些试探地喊了声:


“小周?”


“嗯。”


江波涛转了转头看了看屋内,然后走过去按亮了墙边上的夜灯。


“你又忘记开灯了。”


他盯着在地上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有着遗传性的夜盲症,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江波涛是完全不相信的,然而在装备部给他展示了特制的夜行眼镜和计划部的紧急情况预备策略之后,他还是认命地接受了这个隐藏的萌点。


自从他们同居以后,江波涛把卧室的每一个角落都盖上了厚茸茸的地毯,夜灯也是一堆茂盛的蘑菇形状像森林一样堆在墙角,然而每次他熬夜的时候,周泽楷还是会因为起夜而踩到奇怪的东西而摔倒。


江波涛盯了盯地上,绵羊造型的拖鞋无辜而凌乱地望着他。


今天原来是踩到了拖鞋吗!


“有流血吗?还是磕到桌角了吗?”


江波涛蹲下来摸了摸周泽楷的脸,夜盲状态下周泽楷的瞳孔颜色会显得很淡,这让他很难像平常一样读懂他想要什么,江波涛伸手晃了晃,不意外的看着毫无反应的周先生抬着淡色的瞳孔朝着他看,周泽楷的喉结微微颤抖,江波涛停下来等着他想好要说些什么。


“很晚。”


周泽楷像是思考了很久,然后支起背来把头靠上了他的副队长的肩膀里。江波涛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温暖的头发里还带着床单上阳光的味道,然后把这颗颗赏金过亿的头颅慢慢的从他肩膀上移开。


“我还有一点点,等我写完了。”


“不行。”


周泽楷断然拒绝。


“真的只有一点点了,百分之九十九……”


江波涛咬牙想要挣扎一下,计划里持枪而立的周泽楷正等着他完美的解决这场杀戮,他的脑子里还泛着那股血腥的气味,然而下一秒他却被直接抛上床。


现实的周泽楷单手撑在他耳边,危险而散发着强迫的气味。


“不行。”


江波涛盯着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颜色的瞳孔,他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周泽楷现在十分生气。


“很久。”


这次的任务挺危险,江波涛这颗组织的头脑已经高速运转了三十六小时,如果不是撞击声把他从自我世界里赶出来,他还要花更长的时间。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我睡觉好不好……”


江波涛无奈地笑了笑,他仰躺在床单上的瞬间就知道他确实超负荷运转了,周泽楷的不能已经彻底松懈了他坚固的思想堡垒,他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累,浑身软透了像是要融进浸满了他的小周的味道的床单里。


“乖。”


周泽楷松开了他气场的禁锢,他翻开压制的手把快睡过去的江波涛塞进怀里,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然后吻住了他。


江波涛浸在一片温暖的气息里,周泽楷温柔的吻着他,然后抬起头来摸了摸他的脖子,接着又一次低下头,舔了舔他搏动的动脉。


江波涛被舔的有点痒的奇怪,他挣扎着拽开周泽楷的头,看了看他的眼睛,瞳孔的颜色亮的有些滚烫。


江波涛瞬间就有些讥讽地笑起来:


 


“你不是让我睡吗?这是让我睡?”


周泽楷还是那样沉默地盯着他看,夜灯的蘑菇发出柔和的光彩打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透明的银霜,江波涛想起自己曾经想过到底为什么上帝给了这个男人所有美好的一切,却不给他夜晚的视觉,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


连光都是属于周泽楷的。


 


“不行?”


江波涛觉得和现在的周泽楷讲道理就是神经病,他认命地直起身来咬噬上周泽楷的肩膀。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人会拒绝周泽楷。


他抬头望着已经被彻底点燃的上帝的杰作,觉得这个人甚至学会了如何从世界里吸收光亮,他在一瞬间就被推进了彻底的黑暗里,任何夜灯和毛毯都拯救不了他。


 


江波涛趴在毯子里喘气,四周都是被溺毙的黑色,只有周泽楷的味道和影子在他身体内涌动着,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然后周泽楷丝毫不让他动弹,这种欺负三十六个小时不眠不休的人的卑鄙手段简直令人发指。然而他挣脱不开,他只能拽着床单一次次的承受着周泽楷的袭来。


周泽楷的手顺着他的脊骨往上爬,然后框住了他的脖子,被压制的溺毙感瞬间袭来,江波涛浑身颤抖着觉得氧气都快离他而去,他知道周泽楷已经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了。下一秒他果然就被整个人翻过去,然后死死地按在床单上被进入,他感受着周泽楷一点点地切开他的身体,迫使着他发出被潮水淹没的呻吟。


他被按在床单上,然后江波涛却忽然笑起来,他在一片快感里忽然感到一阵滑稽,他笑的颤抖起来,蜷缩着身子承受着周泽楷,他圈着他,他听着周泽楷急促的喘息和心跳。江波涛震动着喘息着喊着周泽楷的名字,然后被拥抱着接受了一个包含侵略的吻。


“江……”


他听着周泽楷叫他的名字,然后一阵颤抖着把他淹没在滚烫的潮水里。


他趴在床单上,浑身上下从指间开始,都浸透了叫周泽楷的液体。


 


江波涛被湿漉漉地被翻过来,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刘海,后者抬了抬眼疲惫的盯着他看,周泽楷有些后悔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累?”


江波涛盯着跪坐在他身上满是痕迹的男人,他想要去看看周泽楷的眼睛,然而这一刻他却像是得了夜盲症似的,怎么样都看不清,他捉住了在他额头上抚摸的手指,掐着上面持枪的胼胝一路摸上周泽楷的手腕。


血管在他的手指底下流动着,他像是能听见周泽楷的气味和血脉,这点微小的东西顺着他的感觉流入了他的大脑,然后在他的脑子里直接构建了一双属于周泽楷此时的眼睛。


他盯着那双构建在他的世界里的眼睛,然后再一次笑起来。


 


他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知道周泽楷的人。


他能控制他。


也只有他可以。


 


江波涛仰躺在床上长出了一口气,他再一次睁开眼,眉目间流淌着鲜活的液体,周泽楷有些疑虑地想要去擦掉那些似乎不存在的液体,然而下一秒却被交织的食指顶住了胸膛。


江波涛双手交缠如枪,扣着他的心脏鼓起他漂亮湿润的脸颊来。


“boom!”


江波涛一枪穿云,顷刻间击穿他的心脏击碎了他的理智线。


 


周泽楷拽住他调皮的副队的手压过他的头顶,咬穿了他藏在嘴里的火药,江波涛顺从的双腿绕过他的腰,交缠地顶在他的尾椎上。他的双手被彻底压制,熟悉的血液的跳动传入了他的心脏,他的清醒和光再一次被夺走,黑暗彻底地卡住了他的咽喉。


他被再一次推向周泽楷的深渊之中。


 


<<<


我该是属于你的夜盲。






【END】

评论
热度(97)

2014-12-08

97 乱葬岗

标签

周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