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周江】全世界最亮的你

你是最明亮的。

倏雨:

日常向,大概是十四或者十五赛季的事情?没什么内容的傻白甜。以及其实这是从半个月前拖到现在的番外我会说……


————————————


 


十二月初的S市,夜晚已经非常寒冷了。天上断断续续地下着雨,空气中浮着湿漉漉的一层水汽,于是那种阴冷中又糅杂了一种勾人的潮意。


江波涛刚刚从超市里采买回来。路灯映着地面上的积水漾开一圈又一圈的昏黄,他将衣领又稍微拢得紧了些,步履轻快,手上提着的两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正互相摩擦着窸窣作响。


 


他刚刚在超市里买了各种食材,以及给两个人冬天穿的睡衣。睡衣有一层短短的绒毛,摸着温暖柔软,手感很好,江波涛先是给自己买了一套,后来脑补了一下周泽楷穿这件衣服的样子,大概会像一只毛茸茸的大熊,应该很有趣,想想干脆又拿了一套棕色的放进购物车里。


 


江波涛打开门。


 


“小周?”


没有回答。从玄关里隐约透出灯光和电视里的嘈杂声响。


他走进客厅,一眼看到周泽楷窝在沙发里,半歪着头,手里还抓着遥控器。他猜想周泽楷大概是开着电视等他,等着等着就头一歪睡着了。


 


周泽楷的睫毛很长,随着呼吸平稳的起伏微微颤动。江波涛看得心痒痒的,轻手轻脚地放下袋子走到沙发前,低下头来去亲他。


大约是额发扫过鼻梁的感觉有些痒,周泽楷睁开眼,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有些不适的眯起眼睛。在看到是江波涛之后他的眼神迅速地温柔下来,伸长手臂给了他大大的一个拥抱。


 


哎好暖和,江波涛在心里想,一边道:“起来?”


“不。”周泽楷抱着他。声音模糊,带着些没睡醒的撒娇意味。江波涛索性用冻得冰凉的鼻尖顶了一下他的,满意地看到周泽楷往后缩了一下,英俊的脸皱成了一团,“冷。”


“是啊,”江波涛赞同道。“好冷,而且还饿了。”


 


两秒钟之后周泽楷妥协,在他衣服上最后胡乱地蹭了蹭,爬起身来到厨房给他去做饭。


两个人的日子也要细细经营。同居这些日子,如今他们的厨艺都有了不小的长进,周泽楷练手之余,偶尔还会有一两道十分可口的菜色随机掉落。


 


——比如今天这道柠檬鸡。从烤箱里散发出微酸微甜的诱人香气,只是……


 


“哎呀呀,小心烫!”


江波涛的声音从厨房那头响起,周泽楷本来要去端烤盘的手本能地往后缩了下,最终还是不慎擦到了烤箱边缘。正在拌蔬果沙拉的江波涛丢下手头挤到一半的千岛酱,抓着他的手去厨房的水龙头下面冲凉水。


“总是这么不小心,每次都把手套放在烤箱旁边那个篮子里了……”


“这都第几次了?”还好只是手背上红了一小块,不至于影响到荣耀时的操作。江波涛在他手面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人……”


周泽楷抬起头来看他,一脸无辜。江波涛被他看得无奈,最后也撑不住笑起来:“……好吧好吧,不说了,吃饭。”


 


 


这不是第一次了,周泽楷想。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江波涛刚进队不久,他们还不算太熟,江波涛还和其他人一样喊他队长。那次好像是他被钥匙划伤了手,手背上长长的一道血痕。看着严重,其实伤口不深,他也就没太在意继续训练,直到江波涛提了一个体积巨大的医药箱站到他面前。


也不知道刚来轮回不到一个月的江波涛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周泽楷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轮回的急救箱放在什么地方。


江波涛低着头用棉签蘸着双氧水给他消毒,贴上创可贴。动作很轻柔,一边半开玩笑地道: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队长你的手,可是比脸还要重要啊。”


好像是手指和心一道被妥帖柔软地包裹起来。


周泽楷的话不多,不代表看不出。谁对他好或不好,是曲意逢迎或是真心实意,他一眼就知道。 


“……没事。”鬼使神差的,他按了按江波涛的手。


手指很有力也很温暖,反倒像是在宽慰对方。十八岁的江波涛抬头看着他,一时间竟似有些怔忪。


 


 


“在想什么?”江波涛忙着把菜端到餐桌上去,顺手给他夹了一筷子沙拉。


周泽楷把嘴里的一小块苹果咽下去,抿着嘴笑,“好像。”


“……像谁?算了还是别说了,我知道你又……”


“——我妈。”周泽楷眨眨眼睛。


 


 


 


周泽楷去冲了个澡,换上了江波涛新买的睡衣。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毛茸茸的从衣服里探出头来。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的江副队长笑吟吟地点头:“不错,好看。”


这是大实话,周泽楷穿什么都好看。


 


他们并排躺在床上。他们都不怎么看电视,开着当是万年的背景音,周泽楷玩PSP,江波涛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本书随便翻阅。


江波涛忽然道:“小周,你有没有想过以后?”


 


这个问题其实问的并不算突兀。上一赛季轮回夺冠之后,周泽楷主动辞去了队长的职务,由孙翔接任。


搁到如今,他们其实都算是联盟里的老人了。如今的联盟里人才辈出,新人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探出头来,其中自然也不乏佼佼者。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虽不至于被拍死在沙滩上,然而周泽楷的状态从这一赛季开始略有下滑,却仍是不争的事实。从个人赛的胜率看或者并不算太明显,不过从赛后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出,与他的巅峰时期相比还是有一截差距的。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放下PSP看着他,眼神专注。职业选手退役之后的出路始终是个不尴不尬的问题,江波涛想,在他心里大概也是有打算的。


然而周泽楷只是歪着头看了他半晌,最后道:“……你?”


“我吗?”江波涛拄着脸思考了一下,“恩,我大概还会想做一些别的事。比如……出国读书?”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随即似乎是下定决心,低声道:


“陪你。”


说的简单。周泽楷从小到大都在S市长大,二十多年过去,安土重迁的南方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呢。


江波涛失笑:“我说着玩呢。”


“我想过了,等咱们都退役了,我就在S市找个工作。


“虽然我觉得咱们现在这样也挺好。那你要是想结婚呢,我们也可以去国外投资,买套房子……以咱们枪王大大的资产,拿个绿卡应该还不难。恩,去那边旅游的时候顺便登记……哎呀呀反正你是知道的,我学起语言来挺快的,交流不成问题。”


周泽楷笑了笑,偏过头去啄他的后耳根,说:“好。”


 


 


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你会怎么做?


是向着你既定的方向迈步,或者选一条新路,又或者,踟蹰不前?


 


几年以前,当意识到对周泽楷与众不同的感情时,江波涛其实也犹豫了很久。


那时候的他觉得,未来的爱情会变成什么样,谁都不能担保。再有三年,五年,十年过去,他们还能这样吗?爱情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最牢不可破也最脆弱易碎。他们做了近五年的队友,彼此亲密无间,熟悉对方的所有,却仍不能确定能够相扶相携到最后。


 


时至今日,他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周泽楷。而这些曾经令他矛盾和不安,以至于在面对周泽楷时想过退缩的话,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和周泽楷讲了,却还是在后来某一天的夜晚悉数说给了周泽楷听。而周泽楷只是安静地听完,翻了个身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旁低声而又斩钉截铁地道:


“想太多。”


 


江波涛想,他是对的。


 


感情也好,其他事也一样,经不经的起考验,总也要试过才知道。


至少几年后的现在,他仍然无比确信,再有三年,五年,十年过去,他们还是会同现在一样。


 


 


站在荣耀的赛场上,从开始到最后,周泽楷和他的一枪穿云一直都是最闪耀的。


然而褪去轮回王牌选手的外衣,摘下万众瞩目的枪王头衔,他的周泽楷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清楚的知道他的所有弱点,他的不善言辞、他偶尔的小脾气,以及相处时偶尔流露出来的、带些孩子气的天真。


 


而这样的他,每一个他,他都喜欢。


 


雨大约已经停了,薄白的纱帘后透出星子的光辉。外面晴朗,寒冷,但星光灿烂。这样看来,明天应该是个非常好的天气。


 


周泽楷伸手按灭了灯。


万家灯火熄灭,连同整个世界一片沉寂。黯淡的星辉里,只有周泽楷的眼睛显得分外明亮。


 


“周泽楷。”


江波涛认真地捧住他的脸:“你是最好的。”


 


永远是最好的。最好看、也最明亮。


 


他的周泽楷在旁人看来,也许只是夜空中闪耀的一颗星子。只存在于遥远的夜空中,安静璀璨,耀眼夺目,明亮却又遥不可及。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他身边散发着持续不断、可以触摸到的温暖和光芒,是在他的全世界,发光发热的太阳。


 


他的太阳,依旧光芒万丈。


 


FIN.



评论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