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来日方长

  * 生存证明。

  * 别打脸。

  * 最近情绪写照吧,人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存在啊,真伤脑筋。

  * ooc,文笔非常不好,还请多担待。

  * 献给我自己,也献给你,我亲爱的朋友。

  * 架空背景。

0.

这个夏天,真的是太热了。

教室里喀吱作响的风扇,粉笔有些刺耳的刻画声,矿泉水瓶上水珠密布在透明的瓶壁上,聚积成足够大的水滴再奋不顾身地滑落到不知名处。

那时候的我,努力抵挡睡意如潮水般涌来,在笔记本上胡乱地记录着什么。

想着,“啊,真是太热了."

那样随意地消耗着高中的夏天。


1.

说实话,我不是那种对外表漂亮的人容易动情的人。

”就算那么说,但其实还是以颜为第一位吧。“

一边走着,一边被同伴以吐槽的语气揶揄了。

老街有些尘土飞扬的十字路口,我站定在有些破败的高楼投落下的阴影处。

接着对他们邀请的手势摇摇头,笑着挥了挥手。

“还是老样子呢,你这家伙。”有人总会适当地为我的离开作个总结。

我也只能抱歉地笑着,“祝你们玩得开心。”

他们肆意地走开,鲜衣怒马般的模样,也不会因为谁的中途离队而过多停留,反正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只要有那几个带领的人,其他的组成就显得有些无谓。

张佳乐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虽然不懂书有什么好看的,但小江你还真是个持之以恒的人啊。”黄少天也随即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也不太懂虽然文州说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我果然还是看到书就会犯困而且是那种困到直接倒头就睡的境界不知怎么感觉自己有些厉害乐乐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典型的黄少发言,喻文州不在的时候就无人能抑制住他。张佳乐无奈地摇摇头,对我耸耸肩,潇洒的一挥手,走向了绿灯的街那端。

”再见。“我下意识眯起眼,下午一两点的炎阳好像使万物都出现了蒸腾现象,想着我是一棵树这样有趣的画面时,就觉得这像是要掩住一切的光芒似乎没那么的强烈了。

我想着今天课上学到的布朗运动,就看到了那个人有些略长的刘海有些不定地扫过他好看的眉眼。

周泽楷。


2.

叶前辈不在,原本就小小的鹿鸣就越发不起眼了,蜷缩在弄堂里,灰头土脸的,让人有些爱怜。

”下午好。“我还是依照习惯对这间小小的屋子打了招呼,就听到耳后周泽楷有些低但却温柔的嗓音,“好。”

更正一下,这是我和他共同拥有的习惯。

鹿鸣这个名字有些太过文艺,以至于我很难将其与看似年纪轻轻,实则人至中年的叶前辈联系在一起,尤其是他还是个颇有猥琐风范的大叔时。

一个是渺渺兮予怀,一个是人生得意须尽欢,怎么看怎么是风牛马不相及。

所以正如我所预想的那样,他在说完”这是那家伙的店,我答应了他要经营它,所以雇你们来帮忙“后,就离开了这里,继续凭借着作家的身份,带着一个那人的妹妹去神游四方了。

苏沐秋不是你的挚友吗!怎么会这么不认真地对待啊!偶尔我也会抱怨几句,不过那是在工作实在有些负荷的情况下用来缓解压力的。但叶前辈是个温柔又认真的人,这点我在遇见他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地知道了这点。

所以在之后跟嘉世解约也好,自己搞起兴欣工作室也好,我都是默默地为他加油的。

大概也是受他的影响,我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入了轮回文学社,也是我们这里数一数二的明星社团,我很开心。

可是令我最意想不到的是,社长竟然是少男少女热衷的八卦对象,周泽楷。

而更深一层的认识,正是在社团招新的那一天。


tbc.



评论(5)
热度(19)

2016-06-22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