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吁 —

【周江】光影随行


* 作者没吃药系列,画风奇特
* 傻白甜,大概。
*架空,荣耀在这个世界依旧存在,但周江二人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普通的玩家。无法接受请见谅。
*oocx3,慎思过后再看。
*是个坑。

『1』


六月的到来,总是让人忍不住期待下面的情节。

s市的空气中带着潮湿,雨过初霁,薄暮时分天却还是明亮的模样。教室旁两三步的距离就是小庭院,听旁边的女学说,窗户外攀到墙壁上的常春藤,要被校工清理掉了。

江波涛安静地收拾着桌上叠加的一打试卷,安静地倾听着女生,用惋惜的口吻说着,安静地留意着庭院那方,传来雨霖打落在叶脉上的声音。他很少会这样少言,可能最近的考试真的太多,多到让人身心俱疲。

天,放晴了。

江波涛停顿了几拍,细细回忆了一遍,没东西遗漏。但总感觉心中空落落的,像是漫步在残缺的云朵,下一步可能就会从高空坠落。

已经是六月了,没时间思考其它的事了。

他缓缓站起身来,只觉得气血上涌,耳鸣目眩。

“啪嗒--”

手中的书滑落一地,乱糟糟的,像是被猫蹂躏过的毛线团。

“江副班,你怎么了?!”

惊呼声,慌乱的班级,越来越密集的噪点让他忽然疲倦了下来。

『好想睡。』

江波涛向窗外投出朦胧的目光,暮色终于姗姗来迟,庭院中央那棵法国梧桐矗立在那巨大的幕布下,竟也显得渺小了。

不知那里传来的嗡嗡声,大概是校工开始修剪墙壁上的常春藤了。

之后的世界,他无知无觉。

『2』


好像时间已过了很久,江波涛的生物钟跟常人不大相同,他的生命总是以慢悠悠的
步调,走着别人匆匆飞驰的路。哦,打荣耀的时候除外。

所以,当他睁开双眼却看见一片黑暗的时候,他淡然自若地想,这一觉睡的真长。

“这孩子的父母呢?怎么还不来?孩子都变成这样了……怪叫人心疼的。”

江波涛默默地闭上眼,黑夜里或许是看不见眼泪的,所以人们都在午夜里沉沦,软弱的样子也没人能让看到。更何况,他是不会哭的。

在父母出国之前,他最后一次放任自己嚎啕大哭,把无邪的美好的梦都挥霍完了,他们也没有止住脚步。

“他自己生活,涛涛没问题的。”

从此,他就习惯了承受苦痛。

“那……等他醒来,怎么告诉他啊……”

告诉什么……?

江波涛抿紧嘴角,长久没有湿润过的唇片干裂开来,口腔里泛着苦涩的味道。

他又一次尝试睁开眼,医院里长年散发出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着他不断运转的大脑。

过了很久,久到江波涛觉得对那消毒水的味道要麻木了以后,他视野里依旧是一片不变的黑。

如果是荣耀的话,一定是系统出bug了,大概是需要维修更新了。

“江波涛,对吗?”

刚刚那个替他心疼的医生,也许是护士,轻声询问道。

他用鼻音短促地肯定了,“恩。”

那人沉默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你父母一直不来,我们也联系不到你的其它亲属,我们只能先通知你。”

江波涛静静地躺在那里,他已经猜到了剧情,可是他还是屏住呼吸。往常都是荣耀里最后打boss时他才会这样,但今天,他破了例。

“我很抱歉,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的双眼,暂时失明了。”

『3』

s市今年的梅雨,在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下,迟了些许。但最终还是随着江淮准静止峰的步伐光临了这座繁华都市。

江波涛撑开长木柄的雨伞,在他的印象里,是格子的伞面。楼道里有三两人在交谈,似乎有很多东西被搬运上楼了,外面停着一辆卡车的样子,到底是在干什么呢……?他边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边心不在焉地思索着。

江波涛在渐渐习惯看不见的生活,听完医生对他病疾的分析与结论,他强装镇定,事实上他也必须要镇定。大概是因为在常人看来是小概率事件的事,他已经经历不少了。所以就算是无限痛楚,他也只能自己默默等待结痂,在此之前,试着习惯它。

凭着记忆和感觉走出小区,他有些犹豫不前了,哪边是便利店的方向来着……他有些无助地左右“张望”,却冷不丁地听到有人走近了。那沉稳的脚步声让人猜测他是否是位英俊的青年,而事实上他的确是。

『4』

周泽楷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曾经居住的房屋,就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虽然仍旧是孑然一人,但他还是忍不住期待起新的住所,新的朋友,新的生活。

是的,他渴望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能明白他的人。虽然周泽楷拥有一张俊秀的面容以及完美的身材,可这些仅为他增添了异性间的高人气,并没有帮助他结识到朋友。相反,他在女生间受到的追捧,让同性对他愈来愈疏离。更别提周泽楷那没有点技能点的沟通能力了,寡言少语让人误以为是高贵冷傲什么的,真是人艰不拆。

所以当他站在新居住的小区门口时,在看到一个同龄人手足无措的刹那,是有点小期待的。

【这个人,好像迷路了。】

周泽楷犹豫片刻,还是走近了他。虽然结局大多是对方不理解自己的意思,然后擦肩而过,但如果能助人一臂之力,总是好的。

“迷路?”

对方呆怔了一下,墨镜后的双眸看不清是什么情绪。“是,是的。”

【他听得懂我的话语。】

这个认知让周泽楷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他内心深处陈年冰封的冻土,被播撒了一颗小小的种子。谁也不知道,就是这么两句对白,这么一颗微不足道的种子,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以亭亭如盖的模样,驻扎在少年心灵深处的一隅。

“我帮你。”

那个少年的神情有些怔松,但转瞬便笑得如同追逐着骄阳的向日葵般温暖。

“好,”他说,“谢谢你。”

『5』

江波涛不知自己是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着那位陌生男子,如果是平常温和的笑容就好了。
他一边告诉详细地描述着便利店的位置,一边感叹着人生真真是峰回路转,迂迂回回。

说不失望是假的,说不无助也是假的。明明不久前自己还感觉在西伯利亚无人空旷的荒原上,迷惘就像是那直冲云霄的针叶林,遮掩住他曾相信的爱与希望。

但就在他遍体鳞伤,失落地低下头颅,想着尼采抱着马儿痛苦时的悲凉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有个人问他,你迷路了吗?

于是,他就被拯救了,在濒临崩溃的边界,被一个干净不染的人拯救了。

在他胡思乱想的关头,已经到了便利店门前。江波涛不好意思地对那人说道,“抱歉,让你带我到这里。那我就不再打扰你了,就此再见吧,谢谢你。”

那人估计是在思索如何作答,他沉默了半晌,吐出几个字,“不,陪你……”

【糟糕了,这不是听起来和“不陪你”没有差别吗……】

虽然感受不到那人复杂的心理活动,但对方身上的那种紧张,江波涛已经从他小心翼翼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他兀自轻笑出声,凭直感凑近那人,右手也搭上他的肩膀。

“别紧张,你要陪我走完全程,我很开心。谢谢你。”

【这个人,真的……】

“明白……我……”或许是因为太惊诧,心中的的暗自叨念也脱口而出了。江波涛猜度着,继而又想,原来不止是我迷路了啊。

“恩,我明白,我听得到。”

【正是因为听得到,所以我才在这里啊。】

『6』

周泽楷不知道是怎么与那个男生告别的,只知道自己的世界里好像到处都是一片光亮。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幸运值,都像是赌注一样押在了今天,直到那个人出现在他眼前,他才后知后觉地迎来了胜利。

现在那人已然消失在街头,他并没有让自己陪同他一道回去,说可以锻炼自己的记忆能力。虽然周泽楷有些担心他的安全,但还是目送他过了拐角,不知怎的,竟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应该,还是可以遇到的吧。】

周泽楷这样想着,一人走向了回家的路。

正当他一心两用地爬上楼梯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他的余光给捕捉到了。他有些急切地两步并一步地向上走,愈发靠近了那个有些蹒跚的少年。

两人终是停下了脚步,竟是在同一层止步了。周泽楷不加思索地向身旁的人发问,“你……住这里?”

他一面有些期盼地等待着答案,一面光明正大地偷窥着那人的表情。那人被这突然的问话吓到了,那熟悉的嗓音大概让他联系到了什么,那人就转过身来,“直视”着周泽楷。温和尔雅的气质使他清秀的面容又柔和了几分,像是漾在晨曦里的一潭清泉。

“恩,我是住在301的住户。你呢?”

“新搬来,302。”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是在小区门口遇见的你呢。早上就有搬家公司的员工在工作了,原来是你要搬来了呀~”

“恩……周泽楷。”

周泽楷还在想这样介绍自己算不算突兀,就听到了那人带笑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我叫江波涛,以后就是你的邻居了。还请多指教啊,小周。”

-tbc【好想打the end





评论(10)
热度(21)